第35章

陆老夫人冲奶粉回来, 陆敏看到立刻馋了,伸手要拿。

“我的乖乖,别急, 先坐稳。”

陆老夫人把陆敏抱上沙发做好后, 才把奶瓶给她。

陆敏接过后却是不肯安分坐着, 爬到苏彤身边,紧挨着她才美滋滋喝起来。

苏彤担心她呛着,干脆将她搂过抱在怀里。

大冬天的, 抱个肉团子也挺暖和的。

陆老夫人已经吃不动醋了,重重叹了口气, 干脆眼不见为净。

苏彤看着养的白白胖胖的小奶娃, 忍不住拿手指戳了戳她脸颊, 都忘了她在喝奶。

当雪白的牛奶顺着娃的嘴角留下, 她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连忙抓过纸巾擦干净, 快速毁灭一切证据。然后面不改色看着电视,仿佛自己没干过那样的事。

陆老夫人气笑了,也幸亏他们家不指望着她带娃。

把证据毁灭掉的苏彤冲老夫人笑了笑,出其不意开口:“奶奶, 一诚有事要跟你说。”

陆一诚刚好端起杯子喝水佯装没看到妻子刚才的所作所为, 却冷不丁听到这话,呛到了,一阵猛咳嗽,把罪魁祸首苏彤也吓到了, 连忙象征性伸手拍了拍他后背。

陆老夫人瞬间门被转移了注意力,看向孙子。

陆一诚顺了这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嗯, 是这样的,爸其实又去找了姑妈,看情况姑妈好像不再那么反对飞燕表姐的事。”www.pijue.top 寻梦小说网

听到是外孙女的事,陆老夫人本来噙着淡淡笑意的嘴角瞬间门垮了下去,负气道:“不管她的事,爱怎样就怎样。”

陆一诚:“……”

这话听着,怎么反而像是苏彤说的。

他看了眼妻子,佩服她的感染力。

苏彤无视丈夫审视的眼神,知道陆老夫人讲的是负气话,却帮着说:“就是就是,奶奶这么想是对的。”

如果不是生活了一段时间门,了解她是怎样的人,陆老夫人还真会被这话揶到,以为她故意说反话。

陆老夫人又好笑又好气,撇过脑袋,不想理这个听不懂自己反话的孙媳妇。

苏彤推了推陆一诚,示意他继续说。

陆一诚一脸问号,还要说什么?

两人的一举一动全被陆老夫人看去,再次气笑了。这两人是真当她老眼昏花不成?

妻子执意,陆一诚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表姐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

前面那句话,是当初他不想结婚,长辈们劝他时常说的,那会听着只觉头疼,这会发现确实好用。

陆一诚才说完,苏彤连连点头,附和道:“是的是的,一诚说的对。”

苏彤惯会夸人,语气真诚,眼神真挚。

被夸奖的陆一诚仿佛打开了任督二脉,说其起理来一套一套的。

“姑妈的性格,你也是了解的,也不会听人劝。”

苏彤点头如捣蒜:“对对对。”

“咱们也不要歧视农村人,我厂里现在技术最好的学徒,恰恰就是农村来的。”

苏彤点头:“没错,农村人也有很多优点,吃苦耐劳什么的。”

“爸说的也很对,只要踏实肯干,不管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都能把日子过来的。”

苏彤继续点头,等再过几年下岗潮到来,什么城市人农村人,在资本家面前一律平等,都是打工人。

陆老夫人本来听到这消息心里堵的慌的,被他们夫妻一唱一和这么一搞,那口气还真散了,甚至仿佛也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你们夫妻,已经学会一唱一和了是吧。”

苏彤甜甜一笑,都已经故意成这样了,可不是一唱一和么。

而陆一诚,头一次,觉得这一唱一和的形容还蛮不错的。

夫妻和睦,可不就得一唱一和。至于谁唱谁和,也不是非得固定。

只要对,只要有理,他也是会附和妻子的。

苏彤就这么冷不丁的,将婆婆拜托自己的事,无惊无险地告诉了奶奶,还顺便帮她消化了。以至于第二天,陆老夫人面不改色和陆母说起这事是,陆母啧啧称奇。

阿彤做事,还是有那么点小聪明的。

第二天,陆一诚起床后就站在三楼阳台上感受气温。

很遗憾,今天似乎回温了,苏彤织给他的围巾用不上了。

他小心收拾到衣柜放好,颇为遗憾出了门。

来到公司开完早会,恰逢石磊有事要向他汇报。

说完正事后,石磊准备离开,却被陆一诚叫住。

“那个,问个私人问题。”

听懂私人问题,石磊又回到椅子上,有些好奇老板会问自己什么。

“上次你说和妻子结婚已经十七年了,是吧。”

“是。”石磊一脸狐疑看着老板,不知道他问这个有什么用意。

“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是不是每个妻子都会给丈夫织围巾?”

“当然不是。”石磊答的非常干脆,并拿出自己来做例子:“我爱人就没给我织过围巾。”

陆一诚很是意外:“十七年,一条都没织过?”

“没有……”石磊笑的爽朗,仿佛并不觉得这事什么大事。

陆一诚难得笑了笑,对他说:“谢谢,没别的事了。”

石磊:“……行,那我回去工作了。”

硬是吞回了那没说完的话,他妻子是在毛线厂上班的,厂里也会卖一些成品。毛衣、围巾、手套什么的,偶尔有职工价就直接买了。

陆一诚不知道这些,很高兴,了解过后觉得苏彤织给自己的围巾更珍贵了。

因为心情好,工作效率特别高。

处理完手头的工作后,抬手看了眼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

就在此时,办公室电话铃铃铃响了。

陆一诚猜到了是谁打来的,快速接起。

喂一声过后,电话那头传来苏彤的声音,问他是否忙完了工作。

陆一诚道:“忙完了,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他们约好了今天中午去巡视婆婆的商铺,重点是落实一下毛线店老板娘是否还续租。

“行,那你早点回来吃饭吧,今天云姨买了烧鹅。”

“好。”

陆一诚没察觉,自己挂电话的时候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噙上笑意。

而在家的苏彤,挂了电话后,立刻冲厨房里的云姨喊:“云姨,一诚说他回来吃饭,烧鹅就中午吃吧。”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陆老夫人:……

怪不得打电话那么积极,还有这层用意。

吃过午饭,陆一诚从母亲那拿过装租赁合同的文件袋,和苏彤出门了。

因为婆婆的那二十五间门店铺都在同一条街上,查看起来倒也方便,只是要一间门一间门看完,和老板认识,倒也需要费不少时间门。

等忙完这些,他们两人已经出来快三个小时了。

苏彤深深意识到,要打理二十五间门商铺真的非常不容易。

就不说那些事,单人,要和二十五个租店铺的老板打交道,这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经历过这次,苏彤打从心底佩服婆婆。

她真的是一个温柔到骨子里,却又善良坚强能干的人。

明明从苦难中走来,却也不卑不吭,更没有愤世嫉俗,更更没有迷失于金钱之中。最难能可贵的是,内心强大到依旧温柔爱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这样的人,不怪哪怕和公公身世悬殊,却也能被他喜欢和敬重。

苏彤真的愈发喜欢这个婆婆了!

最后只剩下陆母送苏彤的那间门,一来是这间门店铺和那二十无间门确实隔了一条街,二来也是有意为之。

对于他们今日的到老,毛线店老板娘似乎有心理准备,热情招呼他们坐下。

店里依旧没什么客人,甚至店面摆设也和苏彤上次来过差不多。可见这段时间门并没有什么生意。

老板娘开门见山,对陆一诚和苏彤说可能没办法继续干下去了。

才开了这个头,老板娘眼就红了。

这毛线店她开了五年,整整五年,一开始满怀激情,生意好的时候也曾对未来充满幻想。

本以为会越来越好,谁知道却是这样。到如今,可以说举步维艰。

今年可以说一整年都白干了,如果不是前些年赚了点钱,只怕是早就撑不下去了。

苏彤和陆一诚早有心里准备,今日来也是想确认一下,她是否还要续约。

不干了,他们也不为难,甚至还关心问,这么多货怎么处理。

老板娘环视了一圈,眼红红道:“我也不知道,现在根本就没几个人买毛线。”

在知道干不下去以后,她还降低了价格卖,却依然没几个人问津。

这批货还压了她不少钱呢,偏如今她家里也是继续用钱,愁的她都已经好久没睡好了。

苏彤关心问:“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店里的毛线存货虽然多,不过毛线便宜,加上拿货价更便宜,全部加起来实际成本应该就一千左右吧。

好歹做了五年生意,前些年光景好的时候很赚钱,怎么会困难成她说的那样?除非就是出事了。

老板娘没想到苏彤会这么问,眼红红告诉他们:“唉,也是倒霉,我孙子生病了。”

“孙子?”苏彤不敢相信,她以为老板娘也就四十,竟然孙子都有了。是早婚还是看起来年轻?如果是后者,得请教一下保养之道了。

老板娘不好意思笑了笑,解释:“是我丈夫和先头妻子生的孩子。”

懂了,后妈。苏彤点头,并没有要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只是道:“家里有人生病确实花钱。”

苏彤再次看了一圈,问老板娘:“这些毛线,如果我都买了,多少钱?”

“你要?”老板娘很意外,心道,难道房东儿媳妇是想接着去开毛线店?

虽然这于自己而言是好事,但还是忍不住提醒,现在毛线的生意真不好做,劝她慎重。

苏彤微笑点头表示知道,老板娘心地真善良,自己都那么难了,还替她考虑,那她就更加要把这些毛线买下来了。

见她是认真的,老板娘想了下,说:“如果按拿货价,差不多要一千,你全要的话,我八百给你?”

开出八百这个价格,老板娘都很不好意思,像自己占了什么大便宜一样。但苏彤知道,优惠了两百已经很多了,这时候的两百值钱。

她笑着摇了摇头。

老板娘以为她嫌贵,羞愧不已,连忙说:“七百,七百给你吧。”

这么多货她压在手里不能吃不能穿的,什么用都没有,还得愁怎么处理。

苏彤知她误会了,连忙说:“不用优惠,就按实价给我。”想了想,干脆替老板娘做出决定:“这样吧,九百,你我都不吃亏。”

老板娘心一跳,心说怎么有那么实诚的姑娘。她都说八百了,竟然还有主动加一百的道理。

“八百吧,给多了我真的没办法心安。”

最后,在老板娘的坚持下,这批毛线以八百的价格给苏彤收了。

陆以诚完全不知道苏彤要买这批毛线干什么,但苏彤和老板娘商谈时,他全程没有插嘴,更加没表示反对。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妻子想干什么都是可以的。承受范围之外,商量之后也不是不可以。这就是他理解的夫妻互相尊重之道。

八百虽然不少,但于他而言也不多,何必为了这点钱阻拦妻子干她想干的事呢。

因为连毛线都买过来了,也就不用再多给时间门老板娘清货,老板娘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基本就可以当天退场了。

拿着毛线款和押金,老板娘看着这间门苦心经营了五年的毛线店,是真的要和它彻底说再见了。

直到开车回家的路上,陆一诚才问她,为什么要将老板娘没卖完的毛线都买过来。

他心里是有猜测的,妻子应该是听到老板娘孙子生病心生同情。他为妻子这分善良感动。

苏彤两眼亮晶晶的,既然丈夫问了,她就跟他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其实上次从店里出来我就想过,如果老板娘不做了,也有意要把货品盘出去,我就接过来用。”

上辈子,她有一个爱到了骨子里的爱好,有一个近乎奢望的梦想。

她不会织围巾,不会织毛线,但是却非常喜欢做手工。毛线流苏挂件、毛线娃娃、毛线作画……等等。

她曾经也幻想过,如果自己哪天中了福利彩票,有了很多很多钱,那就开一间门手作店,主打一个佛系营业。

如今,机会不就来了么。

没有生活压力,铺子是自己的,材料投入成本八百,开启了她人生第一次圆梦创业之旅。当然了,后面肯定还要小小投入一笔,改造一下店铺。但于现在的她来说都是不足为提的。

听到妻子用这些毛线来做什么手工,陆一诚一头雾水。

这种店铺的商业理念他完全没听过,太新颖了。但认真琢磨一番,感觉也不是不可行。

就是有一点,有这种闲情逸致做手工的,必然是生活水平不差的人。而就现在的社会经济水平来说,大部分人还是需要认真工作,勤劳工作,才能过好日子的。

陆一诚这番话,像一盆冷水,将苏彤浇醒了。

是啊,她只顾着激动自己的梦想要实现了,完全忽略了这个重要的问题。

现在的人饭都才勉强吃饱,生存压力大于精神压力,哪会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做手工。

刚才笑的有多开心,这会就有多懵。

看到妻子瞬间门蔫了下去,陆一诚意识到自己将问题说的太严重,打击到妻子的激情了。

不过几百块钱,不过一间门铺子,就让她干点自己想干的事当消遣又如何。

陆一诚想补救,连忙又说:“不过我觉得你这个想法也不是不可行,你看西餐厅咖啡厅那些,不也听少人去的,但是也能经营下去,而且不乏越做越好的……”

说着,他自己都放轻了声音。

西餐厅咖啡厅那些,和毛线店能是一个消费水平吗?

苏彤自然也懂,不过好在她沮丧了一会就自我治愈了。

现在她又不缺钱,就肆意些,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怎么不行了?

先干吧,哪天真干不下去了,再来想后面的路怎么走。

回到家,苏彤还是和婆婆及奶奶说了自己的计划。

“既然老板娘不打算续约了,年底的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租客,我就想不如自己先试着干一干,行不行再说。”

虽说自己已想清楚,但和长辈说这些,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担心长辈会觉得她这是在胡闹。

然而陆老夫人和陆母在听了她这想法以后,都很感兴趣,觉得非常新鲜。

陆老夫人迫不及待问:“你说的那些用毛线做的小玩意,到底是怎样的?”

刚好,苏彤带了几卷毛线回来,当场就给她们做了个粉色毛线流苏。胖嘟嘟的,非常可爱。

陆老夫人看着爱不惜手,苏彤顺势送她了。

“我觉得阿彤这想法很好,你看多漂亮。”陆老夫人举着毛线流苏,是真的欢喜的很。

陆母微笑点头,鼓励道:“试试看,这想法很新颖,值得一试。”

这种被长辈支持的感觉真的好好,苏彤感动得鼻子发酸。

她轻轻抱了抱奶奶,又抱了抱婆婆,真心道:“谢谢你们支持我。”

哪怕明知道她这一试可能是白干,可能会废掉家里不少钱,但她们却没有一个说她不应该这么做之类的,反而还支持鼓励她勇敢去尝试。

她忽然很羡慕陆一诚,在这样的家庭长大,得多幸福。难怪当初他可以义无反顾放弃别人认为的金饭碗下海做生意,想必当时家里人也是全力支持,鼓励他去干自己想干的事。

她好像慢慢的真的喜欢这个家了,也体会到了什么叫后盾。

晚上,躺在床上苏彤依然在想着这些。

陆一诚以为她是因为开店的事睡不着,拿自己当初开厂的经历来安慰她。

“改变总是会带给人不安的,但是不用怕,人生在世最难能可贵的是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他很少讲大道理,今晚却讲了。

苏彤侧过身看他,将他的脸仔仔细细打量。

被她如此专注盯着瞧,陆一诚心一紧,喉结上下滚动。

正准备朝她俯身,却听到她开口。

“当年你决定开厂,全家人是不是都很支持?”

推荐阅读:

我拿青春来等你 役天记 破晓誓约 重生之二次元革命 吞噬进化:我重生成了北极狼 最强海军 末世之亡灵法师 农家小悍妃:带着全家讨生活顾梅朵向允泽 遇陆衍,乱终生 完美天坑 猎魔人怎么会是血族 剧情毁灭者之旅 末法之妖孽符神 他的爱蓄谋已久卓禹安 都市恶魔果实系统 开挂闯异界 三国游戏之回归 抱错老婆嫁对郎 无限制演绎 某美影的退休轮回者 羁绊树 位面捣蛋王 武大郎别传 皇妃有毒:脚踏爱斗大 终极秘境 餐饮帝国 山村小土豪 大清怡梦 我有亿万神话基因 都市封天霸主 玄浑道章 农门辣妻:山里汉子不限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