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幸运游轮

第五百六十五章

“所以会长去哪了?干什么了?什么时候回来?”玛琪忍不住追问, “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消息了吗?”

“没有。”

陈默摇摇头,把手机塞回口袋。

“……”

空气陷入了罕见的凝重之中。

玛琪左右看看,一脸茫然:“那, 那我们现在干什么?”

“‘别做任何危险的事’。”

陈默面无表情地说。

季观的声音难以置信地拔高:“不是?!他还好意思说?”

“不管是昨天晚上自己一个人留在负九层, 还是不告诉任何人就跑上甲板, 在所有人里,他才是那个到处做危险事情的人吧?!”季观的情绪逐渐激动,口不择言, “怪不得苏——”

“好了。”

在季观来得及说更多话之前,闻雅忽然开口, 平静地打断了他。

季观一怔, 他看了看闻雅, 最终还是一脸不忿地将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嗡嗡。”

正在这时, 闻雅的手机忽然响了两声,打破了房间内过分僵硬的局面。

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明显地愣了一愣。

“怎么回事?”陈默追问。

“是陈澄。”闻雅深吸一口气,像是试图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平静下来,她举起手机,将上面的内容展示给几人看, “……他发来了这个。”

【陈澄:?】www.diche.top 微凉小说网

后面附着一张竞品公示的后半截照片。

在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 所有人都傻了。

“……拍卖会首位人类竞品?”

伴随着第一个人开口打破寂静,就像是冷水滴进了油锅,之前积攒下的压力瞬间爆炸,场面一下就控制不住了。

“我没看错吧?他在哪?!”

“什么意思?!会长这是被拍卖了??”

闻雅没回答, 只是飞快地给对方发去信息。

几秒之后,她才抬起头。

“陈澄说见面详谈。”闻雅捏了捏眉心,“我把我们所在的休息室位置发给他了。”

“总之大家先冷静一下, ”望着一片混乱的场面,闻雅深吸一口气,“别忘了这个副本的难度,会长之所以选择不让我们参与这件事,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但,他总是有自己的道理,不是么?”

从刚刚开始就一言未发的黄毛突然说话了,他似乎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在众人齐齐投来的视线中瑟缩了一下,但还是鼓起勇气,犹豫着小声问道:

“他这次让我们跟着祁潜一起到负二层参与赌局,是不是……为的就是自己独自行动?”

“……”

“我们……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

虽然黄毛平日里胆子很小,但问出的这两个问题却意外的尖锐,以至于没人能回答的上来。

正在这时,休息室的门被从外面敲响了。

“咚咚咚。”

敲门上打破了房间内令人窒息般的寂静,闻雅明显松了口气,她立刻起身,快步走向门口,一边开门一边说:

“你来的倒是快——”

闻雅的声音戛然而止。

众人一怔,扭头向着门外看去。

出现在休息室外的不是他们等待的陈澄,而是一个完全出乎他们预料之外的不速之客。

苏成。

黑发黑眼的预言家环视一圈,缓缓开口:

“……好久不见。”

短暂的愕然之后,陈默迅速整理好情绪:

“你来做什么?”

虽然他看上去和以往一样理智,但语气中仍然隐含焦躁。

苏成看上去和众人的记忆中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仍是那副斯文而内敛的模样,但是,在那双漆黑的双眼之中,却似乎藏着某种更幽暗的、更陌生的东西:

“我想,和你们聚在这里的原因应该是相同的。”

苏成望望自己曾经的伙伴,安静地询问:

“不请我进去吗?”

在短暂的僵持过后,闻雅缓缓侧过身,放苏成走了进来。

休息室内的空气已经几乎凝成实质,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所有人都警惕地紧盯着这位曾经的伙伴、现在的不速之客,玛琪等三位新人站在角落,左看看右看看,在这微妙的氛围中坐立难安。

“你们的会长成为了今天晚上的拍卖品。”苏成开门见山,“你们准备怎么做?”

“……”

场面一片寂静,没人说话。

“既然是拍卖会,那我们应该也能竞价?”黄毛小心翼翼道,“或许……”

“你们买不回来的。”

没想到的是,苏成摇摇头,打断了他。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些?”季观抱着胳膊冷笑一声,“让我们放弃参加,这样神谕就能坐收渔利?”

“神谕确实会参加。”

苏成看了他一眼——算起来,他和季观认识的时间是除了温简言之外第二久的,但如果论起彼此之间的理解,却或许还不敌在场的任何人。

“但是,参与竞价的可不只有神谕。”

“如果你们非要参与这场价格战,一定会一败涂地。”

还没等季观反驳,苏成就话锋一转,“当然了,就算你们真的赢了,那又如何呢?”

“失去你们全部的积蓄,甚至可能倒欠赌场一大笔——在这个副本之中,欠债太多的下场我想你们也见到了。你真的要将你们小队推向更深的深渊吗?你觉得这是你们会长想看到的吗?”

“……”

季观咬紧牙,腮上的肌肉生硬隆起。

即便并不想承认,但他清楚,苏成说的没错。

“那你这次来,又是想做什么?”闻雅盯着自己这位前队友,措辞谨慎,“只是为了不让我们下场吗?”

“不。”

苏成抬眼向着面前几人看去,眼底黑漆漆的,像是不见底的渊薮。

“我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提议。”

“你们真的喜欢就这样被他像母鸡一样始终护在翅膀下面吗?你们真的甘心就这样永远不被信任吗?”

“他一遍遍地以保护之名阻止你们接触真相,但但却一遍遍地亲身涉险,甚至宁可将自己放到拍卖会上卖掉也不透露任何信息——这种事情,你们真的没有腻味吗?”

“你们知道他被迫进入这个副本目的的是什么吗?你们知道他现在最想得到什么吗?”

“接受我的提议,我就会帮你们拿到手。”

“帮他拿到手。”

匹诺曹被拍卖这件事实在是太过难以置信,以至于虽然持有拍卖会邀请函的主播仍然是少数,但这个消息仍以无法控制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副本。

要知道,匹诺曹可不仅仅只是一位梦魇前十啊!

这还是梦魇有史以来攀升速度最快、本本白金的传奇主播,甚至就连两个老牌主播都栽到了他的手里,其中甚至有一名殒命……其含金量可谓恐怖。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栽的、怎么会落到被拍卖的田地,但是……不得不说,没人不因此意动。

将匹诺曹掌控在手中,不仅仅意味着获取他的全部积分和道具、更意味着会得到一个实力可怕的强大助力。

仅仅只是这一个名字,就足以引得无数人为他豪掷千金。

今天晚上的拍卖会,任何一个拥有邀请函的主播都不可能缺席,邀请函的获取方式也因此不胫而走,负三层门庭若市,电梯一打开,就能闻到强烈而浓郁的血腥味。

即便手头没有足够的资金,不少主播还是会去想碰碰运气。

就算买不到,亲眼看看也不错。

毕竟,目睹一位传奇主播的拍卖,这可不是天天会有的事。

在无数人的翘首期盼中,那个万众瞩目的时刻终于到了。

幸运游轮负七层,拍卖会的大门准时缓缓开启。

在侍者苍白微笑的注视下,人潮蜂拥入拍卖会之中,前一天还空下大半的场所,此刻居然座无虚席,无数双渴盼贪婪的双眼紧紧盯着台上垂下的暗红色丝绒帘,似乎想用自己的视线穿透那层厚厚的帷幕,看清后方的一切。

拍卖会二楼,贵宾包厢。

费加洛坐在位置上,一边品着杯中红酒,垂眸漫不经心扫过下方满满当当的座位,又抬眼来看向二楼的一张张窗户。

换做其他人可能看不出差别,但是,身为拍卖会的长期供货商之一,费加洛清楚——

二楼也坐满了。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

不少包厢自他记忆以来,几乎从未有过人用,但是,此时此刻,在那厚重的帷幔后方,却幽幽亮起了暗红色的灯光。

费加洛眯起一双细长的狐狸眼,眼底光芒闪动,

问题在于,怎么算都对不上号。

和其他主播不同,费加洛清楚整个梦魇中所有的势力构成——无论是明面上的三大公会、备受瞩目的梦魇前十,还是像他一样虽然不见光、但同样身家丰厚的各大佣兵组织,对费加洛来说都像是掌纹一样熟悉。

这些公会、势力的控制人,无论在不在副本内,都一定会通过自己身处副本内部的成员来试图分一杯羹。

可是,就算把所有的已知势力都计算在内,数量也依旧不对。

包厢的门槛极高,审核十分困难。

而无论费加洛用什么方式计算,都无法将参与者和包厢数量一一对应。

——包厢太多了。

正在费加洛倚于窗边,陷入沉思之际,忽然,只听“咚咚”两声轻响,他所在包厢门被敲响了。

“进来。”

费加洛懒洋洋道。

包厢的门被从外部推开。

是绅士。

他是一个人来的。

“啊,是您啊。”

见到来人,费加洛的脸上立刻扬起了营业的热情微笑。

“我尊贵的客人。”

衣冠楚楚的男人站在门外,苍白的脸上带着阴冷而优雅的微笑:“真的吗?我还以为您现在有了更珍贵的客人,就把我们的交易忘在脑后了呢。”

“怎么会。”费加洛笑眯眯道,“我可是一直在努力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从来没有懈怠呀。”

“这种话您还是说给自己听吧。”

绅士走入包厢内部。

两只习惯以笑面伪装自己的怪物相对而坐,分别都对彼此的本质心知肚明。

“这次的竞拍您所代表的神谕会参加吗?”费加洛问。

绅士:“匹诺曹?”

他微笑了一下,眼底幽光一闪而逝。

“当然。”

“那就提前祝您好运了。”

费加洛举起酒杯,面带狡诈的微笑,向他眨眨眼。

“——毕竟,‘价高者得’。”

死寂的仓库内,巨大的笼子上覆盖着厚厚的帘子,透不进一丝光亮。

一片漆黑之中,几乎无法判断时间的流逝。

“哗!”

毫无预兆地,笼子上的帘子被猛地掀开了。

“……唔。”蜷缩在笼子里的青年抬手挡在眼前,以避开突然增强的光线。

伴随着笼子被打开的叮当声音,有什么东西被丢了进来。

温简言抬起惺忪睡眼,似乎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怎么了?到时间了吗?”

头顶传来卡尔贝尔的圆滑的声音:“是的,马上了。”

温简言慢悠悠地坐了起来,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被丢进来的东西时,还是不由得呆愣半晌:

“……这是什么?”

“虽然我不在意你们无用的审美,但这应该能让您卖出更好的价格。”

隔着笼子的间隙,能看到卡尔贝尔微笑的面孔。

“请尽快换好,马上就开始了。”

温简言:“如果我不换呢?”

卡尔贝尔面不改色,只是遗憾道:“那我就只好请您什么都不穿直接上台了。”

温简言:“……”

在万众期待之下,拍卖会的帘幕被缓缓拉开,拍卖正式开始了。

一件件价格高昂、十分珍贵的道具被推上台前,但是,却几乎引起不了什么水花,就连竞价都显得心不在焉。

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场上的氛围也开始一点点产生变化,像是无形中的弦正在被一点点绷紧,所有的参与者都开始坐立难安,当这种氛围发酵到难以忍受、令人煎熬的地步时……

终于,台上的拍卖师开口了。

“最后一件竞品——”

来了!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紧张地抬眼向着台上看去,不肯错过一点细节。

“SSS级人类竞品,【匹诺曹】!”

即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在听到卡尔贝尔念出竞品名字的时候,所有人都还是不由得心下一紧——是真的。

居然是真的!

“咕噜噜——”

一只一人多高的巨大笼子被缓缓推上台前,上面覆盖着暗红色的幕布,拍卖会会场内充盈着某种一触即发的死寂,几乎能够听到在场所有人激烈泵动的心跳声。

“此为本拍卖会首次以人类作为竞品,鉴于竞品的特殊性和珍贵性——”

见所有参与者的视线和神经都被自己牵动,卡尔贝尔脸上的微笑缓缓加深,他转过身,抬手捉住笼子上的红布,猛地向下一扯:

“起拍价:十亿。”

巨大的铁笼里,是一名站着的人类青年。

他赤着脚,脖子、手腕、脚腕都被束缚在沉重的黑铁镣铐内,上半身未着片缕,只有浅金色臂环绕在胳膊上,腰间束着流水般的布料,凸起的髋骨之上,金色的诡异纹饰深深刻入皮肉。

明亮灯光自头顶打下,流水般淌在他的肩膀上。

“……”

场内一片死寂,几乎连抽气声都未曾响起。

确实是他。

真的是他!!!!!!

人类本能地追求强大与美丽。

但是,无论他们有多么渴望拥有它,当这一切待价而沽时,却总能引发更恐怖的恶念。

一个多么强大的主播、多么可怕的角色,但此刻却手脚被束沦为阶下囚,在笼中等待着所有权被拍卖。

震惊的、狂热的、贪婪的、渴切的……无数视线落在聚光灯下的青年身上,几乎要将他生生舔下一层皮肉来。

无论是抱着多么实际用途的想法来参与这场竞拍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无论取向如何,这一幕几乎能让所有人类恶欲横生,邪念升发。

SSS级的实用性。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利用他,让他带你离开这个恐怖的吃人地狱;剥削他,使他献上自己的一切身家;控制他,令他遵守你下达的所有命令。

甚至……更多?

“十个亿。”

角落中,传来压抑着兴奋的报价声。

寂静被打破的瞬间,像是某种魔咒被解开了束缚。

一下子,整个拍卖会都陷入了可怕的狂热。

“十四亿!”

“十七亿!!!”

报价节节升高,开局不过短暂半分钟,价格就已经飙升到了恐怖的二十三亿!!

“三十亿。”一道突兀的声音从二楼传来。

这是今天晚上第一次,二楼的包厢开始报价。

但是,与此同时,这个可怕的价格也令在场的所有人心头一震,被狂热氛围影响所上头的激情稍稍得到了冷却,令他们不得不思考——自己真的能付得起这么多的价格吗?

确实,他们完全可以选择继续向赌场借贷,只要能拍到匹诺曹,对方一定能够想出应对策略,但是……万一呢?

如此庞大的债务,一旦还不上,自己真的能负担的起后果吗?

拍卖会台上,传来一道轻笑。

众人一怔,下意识地抬起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铁笼里,青年掀起眼皮,隔着栏杆看向众人,露出一个懒洋洋的微笑。

“……就这么点?”

他环抱着手臂,靠在铁笼壁上,身上的锁链伴随着动作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身上装束不多,在近乎刺眼的聚光灯下,人类的皮肤白的耀眼。

看上去不像是被售卖的囚徒,却像是等待着臣民将贡品献上、只为亲吻自己脚面的君王。

他笑着,垂眸注视着台下的所有人,浅色的眼珠深处闪烁着魔性的光辉。

“继续啊。”

他勾勾手指,用引人堕落的声音低语:

“——让我看看你们愿意为我付出多少。”

推荐阅读:

日租明星 仙界网络直播间 我在泰国当法科那些年 美女姐姐赖上我 万界修炼器 亡惩 洪荒之时空魔君 盛夏之季 回到三国当皇上 斗破古剑GT 事了拂衣去 颠倒火焰周世宗与符皇后故事 娶一送一:重生辣妻招不得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 裙臣皆浮云 重生之黄埔卧底 偷心阁主甩不掉 我的屠神大人 马志超韩琛 青莲长生 朱慈烺 猛鬼悬赏令 锦鲤小娘子 万岁喵大人 娇宠无度:团长的重生小娇妻 重生之超神保安 学霸重生:大叔,求抱抱 HP魔法传记 丹武双绝 民间制邪实录 戍边将军种田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