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求救信号

虽然嘴上说着不想搞这些弯弯绕绕的政治戏码, 但身体上王朋朋还是很诚实地继续请教,“既然那个副官不算是白浩上将的人,王郸干嘛那么着急把她弄走?她是觉得自己羽翼丰满, 准备和白浩上将一拍两散了?”

王朋朋其实心里也明白, 自己在这方面确实差了一些, 必须补课,否则后面肯定会给自己和自己的盟友带来麻烦。

她以前就是个普通的中层军官,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服从上级的命令勇猛作战, 不需要考虑这些军区高层的勾心斗角。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她成为军团长之后, 就也踏入了这个权利角逐的游戏场之中, 如果不想成为游戏场中的炮灰, 就只能主动去了解熟悉游戏规则。

她可以不按照游戏规则来, 但她不能不懂游戏规则。

曾磐中将:“……”

从来没有教过这么蠢的学生,但又不得不教。

他耐着性子解释道:“一拍两散是不可能的, 王郸虽然是王上将的孙女,但王上将退役了,他在军中的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弱,王郸的能力, 还不知道要在少将的军衔上熬多久, 她还没有甩开白浩上将接收王上将留下来的人脉的能力,更加没有自立门户的能力。她和白浩上将现在其实是互相需要,又互相防备。www.yehai.top 红韵小说网

“为什么她要急着弄走白浩上将给她找的副官?因为她现在也已经是军团长了,她已经得到了游戏的入场卷, 如果不想继续被王系的人轻视,就必须对外发出自己的声音,告诉所有人, 她不是白浩上将的傀儡和吉祥物,她也有自己的野心。光明正大地逼走副官,就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白浩上将和王郸的争斗才刚刚开始,不过你也不用指望他们会弄得很严重,他们都不是傻子,清楚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的争斗都属于内部争斗,绝对不会闹翻让其他势力渔翁得利。”

王朋朋忍不住叹了口气,“好复杂啊。你们这么人,怎么心眼这么多呢?这样说来,王郸疯狂追求你的举动,其实也是另有目的了?”

听到这个,曾磐中将的脸色瞬间又冷了下来,不太高兴地说道:“她对我没有那么真情实感,但也不全都是另有目的。王郸这个人,不是傻子,但是真的有点疯。她确实是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东西,但之所以会这么疯狂,也是因为她知道这样做对她自己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反而还有点好处。”

王朋朋有点好奇王郸想要从曾磐中将身上得到什么,但看看曾磐中将的脸色,她识趣的选择了闭嘴,作为人类多少还是应该会看人点脸色的,她只是不解地问道:“没有影响吗?整个第九军区都知道她脑子不正常,而且她不是也因此被按在青墨星这么多年吗?”

曾磐中将用很厌烦的语气解释道:“她之所会被按在青墨星这么多年,本质上并不是因为她追求我,这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是其他各方势力和王系的博弈,而那个时候作为王系新的领头人,白浩上将并没有全力支持她,因为白浩上将也担心王郸升的太快会对他产生威胁,那个时候的白浩上将位置还不稳呢。

“当时王郸当上军团长的希望本来就微乎其微,所以她干脆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可以顺便降低白浩上将以及其他势力对她的戒心。而她也确实成功了,她放弃了自己的名声,让各方势力放心地把她推到了军团长的位置上。至于她现在的名声,本来也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就是被说一句荒唐,和她的能力没关系。”

王朋朋也有点明白了,“我懂了,军人看的还是带兵打仗的能力,私德不修最多被人说两句,只要她得到机会,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她就能出头。不过这点,难道其他人就看不出来吗?”

曾磐中将道:“看得出来,但是没有人是绝对理性的,即便你知道王郸做事其实很有章法,想起她你是不是依然觉得她非常荒唐不靠谱?这种印象需要慢慢改变,而王郸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现在机会她已经得到了,以后其他人对她改观又怎么样?而且,和让白浩上将当上副司令比起来,大家当然更愿意让王郸当军团长。”

王朋朋保住脑袋,满脸痛苦:“太复杂了,我是不是害的去修个心理学?”

曾磐中将:“所以你在军校学的心理学已经还给教官了吗?”

王朋朋:“……不要这么直接。”

曾磐中将解决烂桃花的时候,古景耀他们也抵达了交接地点,顺利地完成了交接。

从繁忙的航空港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星球非常繁华,和古景耀他们上学的时候军校所在的星球以及军队驻地所在的星球都完全不同,这里的商业非常发达。

不过因为有任务在身,尽管在这颗星球充满了兴趣,但大家还是以任务为重,没有停留,完成交接和补给之后立即启航返程。

和只求以最快的速度抵达交接地点的来程路线不同,返程的路线比较绕,刻意绕开了所有偏僻的航路,选择的都是相对繁华的或者附近有驻军的航路,这样遇袭的可能性比较低,即便遇到无法对抗的敌人,也可以尽快等到援军。

但宇宙如此空旷,即便他们选择了尽量繁华的航线,依然需要经过不少无人地带,唯一可能和他们相遇的,就是路上的其他飞船。

即将到换班时间了,坐在控制室的吴衡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脸打起精神等待换班的人过来。

正当在场的人都以为今天又将是平平无奇的一天的时候,控制室里刺耳的警报声响了起来,吴衡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这个警报是附近有人求救的意思。

吴衡瞬间清醒了过来,立即下令:“查看求救信号,去通知王中校和长官!”

作为军人,遇到有公民求救,本来是不应该置之不理的,但他们现在又任务在身,贸然救助可能会导致任务失败,如何抉择就要看两位指挥官的想法了。

求救信号是随机对外发射的,任何路过或者附近的飞船以及信号装置都有可能截获,下属将截获的求救信号打开快速浏览了上面的信息,简略地汇报道:“长官,求救信号来自一艘货运飞船,他们为止距离我们大约有三光年左右,奇怪的是并不在航路上,那个位置应该是一个无人的恒星系。”

这个时候,还没有休息的古景耀和王英淑中校在收到消息之后匆匆赶来,正好听到了这段话,古景耀命令道:“把星系图调出来,标注一下求救飞船的位置。”

下属连忙照做,并且调出来的星系图上还有经过附近的所有航路,包括民用和军用以及军民混合使用的航路,而发送求救信号的货运飞船所在的位置果然是偏航的,不在任何一条航路上,偏离了最近的民用航路大约有一光年左右,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偏航了。

古景耀皱了皱眉,命令道:“联系一下附近的航路指挥基站,询问他们这艘货运飞船的情况。”

所谓的航路指挥基站,类似于蓝星上的空中管制,任务基本上是一样的,他们需要对所有路过管辖范围的飞船进行指挥调度,确保航路和飞船以及飞船上的人的安全,同时如果有飞船突然失去了联系,他们应该也是最先知道情况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对方听说古景耀他们接收到了失踪飞船的求救信号,连忙说明了情况,“这艘飞船在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前突然失去联系,我们一直在尝试呼叫和寻找,是完全找不到他们的信号。现在我们已经向附近的驻军求助,正准备在他们失联的附近星域进行搜寻。”

古景耀了解了情况,又和王英淑中校商量了一下,决定既然这边的驻军已经出动,他们就没有必要参与进去了,还是以任务为重。

古景耀对航路管制员道:“既然驻军已经主动搜寻,我们还有任务在身就不参与了,稍后会把求救信号转发给你们。”

发完求救信号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交班继续。

交班之后,吴衡和古景耀一起往居住的舱房走去,路上忍不住小声道:“也不知道那艘货运飞船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偏航那么远,而且求救信号上除了他们的位置之外也没有更多的信息,应该不是飞船故障,难道是被星盗劫持了?现在的星盗也太大胆了,居然还敢跑到帝国的腹地来劫持货船。”

古景耀没有回应,其实他也有点好奇,不过他觉得,等到那艘飞船被找到,这件事情大小应该也能上个本地新闻,到时候看看新闻就知道了。

两人快走到舱房的时候,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在走廊里响起,这情况就和之前收到求救信号不同了,这是在整艘母舰里响起的警报,提醒母舰上的所有人,母舰遇到麻烦了,所有人都必须马上回到自己的岗位上,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古景耀和吴衡两人顾不上别的,连忙又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控制室。

古景耀扫了一眼控制室里屏幕上密密麻麻的红色警告条目,用所有人都能听清楚的音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坐在驾驶位上的少尉军官用略带颤抖的声音说道:“不知道。长官,我们遇到了极限的信号干扰,母舰的很多电子设备都因为干扰失灵了。我们现在不清楚母舰的情况,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古景耀看出少尉军官已经彻底慌了,恐怕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做出判断,立即命令道:“吴衡,你接手驾驶位!”

“是!”吴衡一点犹豫,立即和那个少尉军官交换了位置,那个少尉军官也没有意见,甚至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军队对军人的素质要求自然是很高的,但这种要求也分不同的层次,一线军官和后勤军官区别还是很大的。

这位少尉军官就是属于后勤军官,基本上不需要他们上前线,也没有遇到过太棘手的情况,面对这场意外,他也不是完全不能应付,可是在慌乱之下,肯定不会有一线军官那样冷静。

“什么情况?”王英淑中校慢了一步也赶到了,看到控制室里的情况,立即询问道。

古景耀把情况和她稍微介绍了一下,此刻吴衡已经接管了母舰的驾驶任务,略微思考之后就做出了决定,加速脱离航道,准备冲出这片异常干扰区域。

因为母舰的电子系统几乎完全失灵,吴衡改用了机械驾驶系统,另外母舰的导航系统也失效了,他们只能依靠目视驾驶。

即便是以他们的视力加上精神力的辅助,在这种速度下,使用目视飞行依然是非常危险的,但留在这片干扰区域更加危险,他们做出冒险做出尝试。

索性似乎是因为这条航线是军用航线的缘故,他们并没有遇到别的飞船,顺利地冲出了那片异常干扰区域,母舰的电子系统也一项项恢复了正常。

虽然如此,吴衡的表情依然非常凝重,他道:“中校、长官,我们现在的位置,就是之前那艘货运飞船发送求救信号的位置。我们甚至已经进入了这个恒星系的引力影响范围,也就是说我们已经进入了恒星系。”

古景耀和王英淑中校听到也是面色微变,他们都是没事都容易想太多的类型,更何况现在这都不能说是没事了。

古景耀皱眉看向王英淑中校,说道:“中校,货运飞船的事情,我们就算想要不管也不行了。”

王英淑中校点头道:“现在的情况,确实如此。古中尉,接下来就交给你指挥了,这些我不懂,也不会干涉你。”

古景耀要的就是这个回答,他看向母舰的通讯员,下令道:“尝试联系附近的驻军基地,说明我们遇到的情况。”

“是。”通讯员也听到了刚刚王英淑中校的话,知道现在古景耀就是这艘母舰的最高指挥官,立即应声执行命令。

这次母舰的通讯系统没有再次受到干扰,他们顺利地联系上了附近的驻军基地,说明了现在的情况。

驻军基地的通讯员在了解了情况之后给他们通报道:“之前我们从航路管制那边得到了货运飞船所在的坐标,现在救援舰队已经往坐标位置赶过去,雨季需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赶到。至于你们说的异常信号干扰的区域,我已经向上通报,之后长官应该会派人去调查。”

古景耀道:“我们怀疑之前失联的那艘货运飞船也是因为那片异常干扰区域的缘故,至于他们在进入这个恒星系之后为什么会遇险,暂时还不清楚。我们准备进入恒星系查探一番,希望你们的救援舰队能够尽快赶来支援。”

说是这么说,但古景耀当然不可能毫无准备地直接开着母舰进去,在拿到了救援舰队的联系方式,并和对方联系通报了一下情况,且保护通讯畅通之后,古景耀首先派出了无人侦察飞行器深入恒星内部寻找失联的货运飞船,同时启动母舰上的侦测设备对整个恒星系及周边区域进行侦查,寻找是否有异常信号。

安排完这些,古景耀又命令道:“把这个恒星系的详细档案调出来。”

尽管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恒星系,并没有人居住,也没有进行过任何开发,但只要是在月轮帝国的疆域范围内,就必定会有详细的档案记载。

这样的档案一般人肯定不能轻易调到,但对军队来说却不需要什么级别,恒星系的档案很快就被调取了出来,发送到了在场所有人的智脑上。

古景耀立即打开快速浏览了一遍。

这个恒星系没有名字只有编号,恒星系虽然是单恒星系统,但内部的情况甚至可以说有点复杂,主要是各种小行星和矮行星的数量太多了,并且彼此轨道交错,时常会发生碰撞,这也是这个恒星系一直没有被开发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恒星系的开发价值不高,至少是不得不花太大代价的。

这个恒星系一共有两颗恒星,其中一个靠近恒星的是岩石行星,另外一颗距离恒星较远的是气态巨行星。

两颗恒星的距离比较遥远,靠近恒星的岩石行星距离恒星非常近,已经被恒星潮汐锁定,并且被恒星的引力捕获,每一年都会更加靠近母恒星,可以想想在将来它必定会坠入恒星之中被恒星所吞噬。

而远离恒星的那颗气态巨行星距离恒星比较遥远,没有并没有这样的忧虑,甚至于它的母恒星将入生命晚期膨胀成一颗巨星的时候,它的距离也足够安全而不需要担心被母恒星吞噬。

但是这颗气态巨行星的体积非常大、重量也很大,引力很强,再加上轨道周围的小行星很多,这些小行星很容易就会被这颗气态巨行星的引力所捕获撞向巨行星。

这导致这颗巨行星的大气层非常不稳定,时常会因为小行星的撞击产生持续甚至几年时间的风暴潮。

而这个恒星系内,虽然也有一些轨道相当稳定的矮行星和巨大的小行星,以及卫星,但情况其实同样不容乐观,他们依然会经常受到来自外界的撞击,导致自转轴甚至于轨道的偏移。

总之,这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恒星系,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资源值得开发。

看完资料之后,王英淑中校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个样子,看起来就算是星盗也不可能在这里藏身吧?难道说之前那艘货运飞船是不小心深入了恒星系内部,倒霉地遇到了小行星撞击,或者自己一头撞上了小行星?”

看来王英淑中校之前也是猜测货运飞船有可能遇上星盗了。

古景耀依然没有说话,他不相信推测,只相信证据。

这个时候,信号捕捉设备捕捉的信号已经出现在了屏幕上,母舰的智能系统正在对这些数据进行分析,最后分析的结果是无异常非自然信号。

古景耀还是一言不发,在蓝星的时候养成的属于科学家的习惯让他没有完全信任智能系统的分析结果,而是自己下载了那些数据在自己的智脑上一行行查看起来,全部浏览了一遍之后他勾选了其中的一些数据提交,让智能系统重新分析。

智能系统的一个好处就是,即便它们拥有只能,但并不会因此而产生自己的小情绪,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被信任,从而影响工作效率。

古景耀这样命令了,智能系统就按照他的命令重新分析了一遍这些数据,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部分数据数值偏高,但符合自然涨落的规律以及这个恒星系的特殊情况,智能系统依然认为可以排除人为因素,但假如指挥官依然觉得可以,建议对该区域进行长时间监测。

古景耀确实……依然觉得有问题。

这种时候,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或者说他不相信巧合。

他下达了对数据可能有异常的区域长时间监测的命令,又看向另外一块光屏上无人探测飞行器传回来的画面。

因为恒星系内的情况过于复杂,无人飞行器飞行的路线也比较复杂,并且速度不能太快,此刻它们还在恒星系外围的小行星带打转,距离数据异常区域也还有点远。

古景耀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支援舰队过来还有二十分钟。

想了想,他还是下达了命令:“安排一架无人飞行器隐身靠近数据异常区域侦查。”

“是。”负责操控无人飞行器的军官立即分出一架无人飞行器改变了方向。

控制室内瞬间沉默了下来,现在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而在等待的过程中,王英淑中校莫名感觉有点毛毛的。

就,不知道为什么,气氛突然朝着超恐怖片的方向发展了。

她摸了摸身上的汗毛,小声地凑近古景耀询问道:“古中尉,如果那个区域的数据偏高真的不是自然涨落,那你觉得会是什么?”

也许是因为气氛到这里了,她莫名地往不科学的方向想,总觉得接下来可能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仔细想想,他们现在的情况也确实有点像是恐怖片的开头吧?

推荐阅读:

祖宰诸天 东邪黄药师本纪 神级情绪系统 大明景泰:朕就是千古仁君 吞噬诸天 寒门求生路:我用模拟器种田 重生之逆命转盘 帝王明意 玄武战尊 璀璨牧场 凤破九霄:废材逆天小姐 下水道的龙王 仙界娱乐指南 砂隐之最强技师 我的女神是只猫 柳亭英雄传 无敌从我看见BOSS血条开始方羽王二 小花仙之星花月雨 校花的灵王保镖 狂情之皇者归来 绝爱重生,乞丐老公你别跑 混乱者游戏 九界 太子殿下,求你别宠我 都市纨绔公子 绝世神医 枪兵的逆袭 重生在南宋 我家后门通末世 重生之仙家 鬼厉神判 火影之最强木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