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把齐格当工具人了

康熙在养和殿逗留了许久, 见太子一直兴致勃勃地和兄弟们玩得十分开心,根本没有留恋乾清宫的意思,万分失望和挂念后, 也只能自己带着人, 回乾清宫去了。

这一天过得实在开心, 一直到了酉时二刻了,几个小家伙还兴奋得睡不着。

南音让厨房里做了一点安神茶,亲自端到三人跟前, 道:“小阿哥们,想不想听着故事睡觉?”

听到南音这样问, 几个孩子立马大声地回答道:“想!”

南音道:“那好呀, 先把人物卡都按照自己的想法收好, 小心别弄乱了哟。”

“好的!”

几个小家伙很快行动了起来, 将三国人物卡和西游记人物卡都按照想要的顺序放好,然后收进了盒子里。

让三人喝下了安神茶, 静了静神以后,南音让阿荣收走了碗,问:“这次,三位小主子想听什么故事呢?”

这次兄弟三人倒是异口同声道:“孙悟空!”

今天一整日都被大圣环绕着, 所以注意力全在大圣身上了。

南音笑着问:“你们不都把西游记的故事听完了吗?为何还想听呢?”

“就是……就是想从头听一遍!”

“嗯!从头讲, 我们还没从头听过。”

之前讲西游记的故事,确实是没按照顺序讲,可能前面刚讲了车迟国,后面又讲怎么收复小白龙的, 顺序比较乱。www.detie.top 紫薇小说网

确定三个人都想从头听,南音道:“那好,这次咱们就从混沌未开, 盘古开天辟地说起。”

“话说最开始的时候,混沌未分,茫茫渺渺……”

刚开始的时候,三个小家伙还十分精神,三双眼睛锃亮地看着南音,满满的都是期待,过了大约两刻钟后,年龄最小的胤祉先熬不住了,眼皮耷拉了下来。

见胤祉坐在那里,已经摇摇晃晃坐不稳了,南音便轻柔地将他放倒在床上,胤祉的眼皮子挣扎了一番后,还是抵不住睡意,进入了梦乡。

然后便是胤褆了,或许是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精神早已经疲惫了,在胤祉睡下后没多久,他就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了,没多久就睡了去。

太子一直撑着,想要听到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结果还是没能撑到那个时候,才讲到在白云观偷吃人参果的部分,太子也呼呼大睡了。

见三个小家伙都睡了,南音不由得露出了笑容,不知道他们今晚会不会梦见孙悟空。

南音将三个小家伙的睡姿调整了一下,给每个人都盖上了一张薄毯,道:“晚安了,小阿哥们。”

轻轻抚了抚三个小子的头顶,南音吹灭了几盏灯,只留下一盏做夜灯后,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门。

三个人的贴身太监都在守着,南音让人给他们三人准备了茶水点心,又拿来了薄被,道:“你们三人,都掐着各自小主子起夜喝水和出恭的时间,轮流闭一闭眼睛,明日他们还有的玩的,你们得养足精力才行。”

“是,姑姑。”三人忙应道。

一夜安睡过去,第二天一早,康熙下了朝,皇帝衮服都没顾得上换,直接来到养和殿,就看到太子正欢欢喜喜地和兄弟姐妹们用早膳。

看着太子那么快活,康熙放下了心后,又忍不住埋怨道:“这小没良心的,昨夜我心里惦念着他,一夜都没睡好,他看上去倒是睡得极好。”

梁九功离得近,听到了康熙的低声嘀咕,忍不住暗笑不已。

昨夜皇帝确实是辗转到半夜才睡了一会儿,睡了没多久,就起来早朝了。可见在皇帝的心里,太子是比谁都紧要的。

见到康熙到来,南音请安后,礼貌性地询问,他要不要在此用些早膳。

看着几个孩子都吃得十分欢实的样子,康熙便道:“那便在此用膳吧。”

南音给出了今日早膳的单子,问:“圣上想用什么?”

太子立马道:“皇阿玛,吃这个奶黄包!又香又甜!可好吃啦!”

康熙立马给太子面子,要了奶黄包。

胤褆不甘落后道:“这个蟹肉包也超级好吃!皇阿玛一定要试试这个!”

看着胤褆捏着的蟹肉包,皮薄馅儿满的,康熙也要了这个。

其他孩子见康熙这般好说话,纷纷让他尝尝自己喜欢的,于是康熙一个早上要了七八样东西。

南音与阿荣等人,一一将康熙要的端上来,康熙还是最给太子面子,第一口吃得就是奶黄包。

一口咬下去,奶香蛋香便充斥着口腔,让康熙觉得,自己好像从没这样饿过,自己的胃,从没这样渴求食物过。

吃完第一个,本想再要一个奶黄包的,但想到蟹肉包诱人的样子,康熙便压下了念头,吃上了蟹肉包。

蟹肉包又是另一重惊喜,让康熙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只想着奶黄包。

康熙一边吃着,几个孩子还在一旁问:“皇阿玛,好吃吗?你喜欢吗?”

每个询问,康熙都十分给面子道:“好吃,很喜欢。”

虽然每日南音递过来的汇报中,康熙都知道孩子们吃了什么,但这还是他第一次,亲口尝到这些食物的味道,第一次对这些食物有多好吃,有了概念。

用完早膳后,康熙只感觉肚子很饱很舒服,今日早膳,他是有些放纵了,只是作为父亲,如何能拒绝孩子们的好意呢?

前朝还有许多事要处理,昨日已经歇了半日,今日不能继续偷懒了,询问了胤褆的头还痛不痛后,临走前,康熙还叮嘱胤褆道:“今日,你便要回上书房去了。”

胤褆一下子就焉了,昨日玩的多开心,今日便多难受。

太子也只能拍了拍胤褆的肩膀,表示安慰。

昨日有半日假,已经是格外开恩,今日是绝无可能让他继续在储秀宫玩了。

胤祉安慰道:“大哥你放心,我和太子哥哥会多赚一些章印,到时候你想换什么,我们给你换。”

太子跟着用力地点了点头。

胤褆有被弟弟们的贴心暖到,感动道:“谢谢胤祉弟弟,谢谢太子,我感觉好些了。”

这日一大早,下朝后没多久,宫门口就热闹了起来了,各家都在往宫里送孩子。

有相识的,还互相打招呼:

“今日你们可真早!”

“你们不也一样吗?”

“哎哟,我倒是想多睡会儿,可是这小祖宗天还未亮便起了,念叨着要进宫来玩呢!”

“嗐,我家的也一样,昨夜抱着那孙大圣的面人高兴得睡不着,本以为今日起不来,结果下人就说了一句进宫,他立马便从床上下来了,往日可从未这般利索过。”

“若是以后进了学堂,也能这般早起用功,就好了。”

……

这些孩子入了宫来,储秀宫很快便热闹了起来,不少人昨夜回去后还做了一些功课,今日一来,便选定了自己想要玩的游戏,想要获得章印。

孝庄太后爱这种热闹,早膳后没多久,便带着皇太后一起来储秀宫了。

看着下头热热闹闹的情形,孝庄太后对皇太后道:“你呀,就应当多出来转转,看看这些孩子,心里都舒坦许多。”

皇太后看着那孩子们玩闹的景象,用蒙古语道:“这便是活的百子嬉戏图了罢?”

孝庄太后听了,连连点头赞同道:“你说的对!太子的生辰,就是要这般喜庆,太子还要多些弟弟才好。”

顿了一会儿,孝庄太后想起几个可爱的重孙女,又道:“也要多几个妹妹。”

皇太后也附和着说是。

两个尊贵的老太太最大的愿望,便是这宫里能再多添一些孩子。

享受了这茶水点心与热闹小半日后,常福海来禀道:“启禀娘娘,齐格贝子求见。”

孝庄太后有些意外:“哦?他怎么到这储秀宫来了?前朝不用当值么?”

常福海道:“娘娘,这些奴才便不知道了,您让他上前来问问?”

“行吧,让他上这儿来。”

齐格还是一身侍卫的衣裳,看得出是在当值的,孝庄太后又问了一遍,齐格笑着回道:“回娘娘,昨夜臣的弟弟回去后,便说起了这储秀宫的热闹与好玩之处,臣就心痒痒的……听说今日还有的热闹,便跟圣上请了假过来了。”

孝庄太后也对他无语了:“你这皮猴子,当差时不好好当差,小心回头安亲王又教训你!”

齐格厚着脸皮道:“教训就教训吧,让老头子有机会松松筋骨也好,反正今日的热闹,我是要凑的。”

孝庄太后和皇太后,都被他的话弄得好气又好笑的:“你呀!已经及冠了,都还像个孩子一样贪玩!”

和两个老太后闲话了一番后,齐格便告辞下去了,主要是要去玩游戏。

对于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后辈,孝庄太后也很无奈,就随他去了。

作为皇室子弟,没大志向就算了,做个富贵闲人也行。

齐格在储秀宫主殿部分,里里外外转了一遍,看了一下各处的游戏,又参与了几个游戏,弄了几个章以后,看到了坐在场边的南音,便毫不犹豫地窜到了南音身边。

“南音姑姑,许久不见了!”齐格招呼道。

南音被突然冒出来的齐格吓了一跳:“你怎么来这儿了?”

齐格在另一侧的椅子上坐了,道:“跟圣上告了假,特地来凑太子殿下这生辰会的热闹的,昨日竟无人邀请我,属实是令我伤心至极啊。”

南音对他那无赖的样子无语,道:“这些受邀前来的,都是太子殿下下的帖子,名录是圣上过目的,你未收到邀请,最好亲自去问问圣上。”

南音特地将“圣上”两个字的音咬得很重。

于是,齐格立马改了说法道:“那倒不用了,能赶上今日的也不错。”

还真是个能屈能伸的家伙,南音心里嘀咕道。

待喝了两口阿荣端上来的茶,齐格才正经了一些,道:“我也确实是有正经事要找姑姑。姑姑交代给我的事,我都办的差不多了。”

一转眼,这善堂开起来已经近一个月了,时间也是一晃就过去了。

“辛苦你了,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南音问。

齐格道:“别的都还好说,就是招人一事,我属实办不好,找了我们王府的老祖宗帮的忙。”

王府的老祖宗?那恐怕是安亲王妃了,南音忙问:“你这般劳动长辈,安亲王没撅你吗?”

想起上次在慈宁宫,被迫听安亲王吐槽齐格听了小半日,南音回想起来依旧觉得,真是魔音穿耳,关键是安亲王吐槽了那么久,结果就没有一件事是重复的。

这次齐格因为善堂的事情,劳动长辈,不会被安亲王念死去?

齐格嘿嘿一笑,道:“这姑姑你就有所不知了,圣上还为此事在朝堂上夸赞了我一番,我玛法怎可能再因此事骂我?那样,岂不是对圣上的态度有意见?”

南音笑了一声,忍不住竖了竖拇指,“你是会偷梁换柱的。”

明明康熙夸他办善堂,和劳动祖宗干活,是两个事儿,他就模糊成一件事了,难怪安亲王总被他气得跳脚。

齐格也略带得意地笑了,又道:“圣上夸奖,还是小事,我倒是有另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南音点头:“你说。”

“我不是派人常去那个塔下转转嘛,见那弃婴的事儿不断,我一气之下,便跟圣上上书,请求圣上准许我带人去推了几个塔。圣上已经允了,待这两日走完了要办的文书流程,我便能带人去拆了那几座塔了。”

听到这话,南音突然觉得,齐格那翘着二郎腿嘚瑟的样子,也没有那么讨厌了,道:“那贝子爷这回,可是做了一桩大好事了,积阴德。”

齐格的下巴点了点:“那是自然。所以以后,咱们善堂的孩子,会越来越多了。姑姑你可猜得到,咱们善堂的孩子,现如今有多少个了?”

南音想了想,道:“怕是得有二十了吧?”

齐格带着一丝叹息道:“不止二十,是二十五个了,姑姑。我按照您的意思,出去贴了告示后,五日内就有三个已经三岁的女孩儿,被送到了善堂。都已经三岁了,还会被家里人遗弃。”

齐格似乎很想不通,养到了三岁了,怎么着也该有些感情了,怎么还舍得抛弃呢?

南音摇头道:“孩子被送走的理由,五花八门,但归根结底就是不想养了呗。你也别管那么多了,孩子到了善堂,你便让人尽快去走文书,将她们的户籍落在善堂就是。对了,你银子还够么?要不,我先给你一些吧!”

齐格摇头:“用钱上,我还是撑得住的,姑姑别担心。”

南音正色道:“银钱的事,还是得严肃一些,这善堂本就是我说了要开的,自然也该由我多出一些。你虽是在御前当差,可平日花销也不少。而我呢,因着圣上将内务府卖小滑板车等物的利钱,分了我两成,所以手头还算宽裕的。”

说着,南音让阿荣去取几封银子来:“若现在手头银钱还够使唤,你便将这些银钱先妥善存着,以防什么时候需急用钱。”

齐格便不多犹豫了,道:“多谢姑姑了。”

南音道:“倒也不必谢我,这银子又不是给你花的,是要花在孩子们身上的。回头我可要看账本的。”

齐格好奇地问:“姑姑你连看账本都会?”

南音点头:“那是自然。”

不仅看账本行,记账也很行,以前的福利院都是南音自己做账的,就是为了把钱都能花在实处。

齐格赞叹道:“我都不知道,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是姑姑你不会的了。”

没一会儿,阿荣取了银子来,南音让齐格直接收了起来。

孝庄太后瞥见这一幕,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

皇太后没看到这一幕,倒是看到了南音和齐格在底下相谈甚欢的样子,便问孝庄太后:“齐格那孩子,和南音挺熟?”

太后平日里深居简出,对许多事都不太清楚。

苏麻喇姑帮着孝庄太后解释道:“圣上因牛痘抗天花的功劳,赏了南音西郊的一个庄子,南音时常去看看,圣上便派了齐格贝子陪她去庄子上,一来二去,两个人熟了许多。一个月前,两人又在宫外开了个善堂,专门收留被家人抛弃的女婴的。”

其实两个人才同行过三次,这话倒像是南音和齐格一起许多次了似的。

太后这才明白了几分,仔细看了看,道:“两个孩子,看着倒也挺相配的。”

孝庄太后和苏麻喇姑只是笑着,并未应答。

毕竟齐格和南音两个人,哪个都是不好搞的主儿,都主意大得很,外人可使不上力,更做不了主。

下面,齐格和南音丝毫没察觉到,孝庄太后带着太后在吃两个人的瓜,齐格还望着太子骑着的小自行车道:“那个东西,有我这样的大人玩的吗?”

滑板车结构还算简单,他都没能让工匠复刻出来,这个小自行车看上去复杂得多,工匠们怕是更加没法复制了。

南音有些嫌弃道:“你怎么老要玩孩子们的东西?”

齐格理直气壮道:“谁说这些有意思的东西,只能小孩子玩呢?”

南音一时无言以对,这个清朝人的思想,倒是比自己还想得开一些。

于是,南音直接换话题道:“这小自行车,暂时只能做小孩儿玩的,因小孩子体重轻,两个轮子受得住。若是换做大人,两个轮子怕是要散架。”

这年头又没有什么橡胶做轮胎,自行车就难以承受成年人的体重。

就算是将轮子做得厚实一些,能受得住成年人的体重了,自行车又变重了,怕是骑不动了。

自行车的设计,算是工业产品中比较简单的,但是材料却限制住了。

齐格万分失望:“没有法子解决这个问题吗?”

南音正要摇头,突然想起,好像还真有那么一个东西,便问齐格:“你知道杜仲树吗?”

齐格顿时皱眉:“杜仲树?这玩意儿还真没听过。”

南音道:“这就是你见识小了吧?杜仲树在陕甘一带,还有河南等地,都挺常见的。这种树呢,能产一种胶,叫做杜仲胶,用途可多了呢,其中一个呢,就是可以用来做轮胎,用那杜仲胶做轮胎的话,这种自行车就能做出成年人用的了。”

齐格听完南音的话,立刻放下了腿,凑近了一些问:“姑姑的话可当真?”

南音翻白眼道:“难道我还能编这么一大段话来骗你不成?为了骗你花那么多脑筋?不值当。”

齐格顿时兴奋起来:“那行,我定要去找到姑姑说的杜仲树。”

南音点头:“去吧去吧,若你找到了,能弄到足够多的杜仲胶,我便想法子给你做个自行车。”

杜仲胶这东西用途还挺广泛的,若齐格真能找到稳定的来源,那南音以后施展的空间就更大了。

等齐格喜滋滋地走了,系统在脑中幽幽道:“你这是将那小子当工具人使了吧?”

南音自己出宫每次只能出去一天,就别想离开京城了,找杜仲胶这事儿,只能让别人代劳。

南音哼道:“什么叫当工具人?是他想要自行车,又不是我。”

系统:行吧,我说不过你。

等齐格到了宫外,摸到了怀里那几封银子,才想起南音说过的话,圣上竟然将内务府的部分得利,给南音分红了?

齐格眼睛眯了眯,电光火石地,就将事情串了起来,原来他哭穷并非没有效果,只是圣上并未将赏银给他,而是转手给了南音。

齐格不满地嘀咕道:“还真是南音姑姑更受信任呗?”

可是齐格也没法,以他的名声和作风,不仅是康熙,连他亲玛法都不愿意轻易把钱交给他。

最后,齐格无奈道:“算了,这叫有得必有失吧。”

掏出靠着游戏集章换来的孙大圣面人,齐格也不得不承认,南音姑姑真是巧思如泉,总是能想出这么多有意思的新鲜花样来。

这第二日的生辰会,顺顺利利结束了,许多孩子还哭着不想走,因着这次南音姑姑没说,明日还能来。

这生辰会,明日确实是要继续,不过第三日只接待皇室宗亲的孩子了,都是亲戚,才能男孩女孩混在一处玩,若有外人在,便不方便了。

日暮西垂时,宫门口便有许多嚎啕大哭的孩子,根本不想回家去!

这一次,其实许多孩子换到了更多有意思的小玩具,还打包了许多吃食零嘴儿,本就是为了安抚住这些小家伙的,结果完全安抚不住,还是喜欢储秀宫里好玩的游戏,甚至还有小孩惦记上了太子那个孙大圣面人。

听说是太子的东西,自家崽子竟然也敢惦记,拉进马车就是一顿屁股开花,让你惦记的是太子,是当太子的伴读,不是太子的大圣面人!

这些大人们,没见过太子那个大圣面人有多漂亮精致,有多栩栩如生,所以根本无法理解,这些孩子们的心情。

南音知道后,也只能叹息:手办人估计比较能理解这群小孩的心情吧。

太子已经显摆这个大圣面人两天了,但是还嫌不够,还要继续显摆,他的什么堂姐妹们,还没看到过他这个又大又漂亮的孙大圣呢。

看到太子这种做派,连康熙都觉得好笑又无奈,太子从小养尊处优的,什么好东西没用过没见过,如今竟然把这样一个面人当成了宝。

没法子,谁叫每个小孩看到那孙大圣,都要哇一声呢,有些第二次第三次看到,依旧要惊呼的,相比起来,金的玉的,反而入不了大家的眼了。

这一夜,还是在南音讲《西游记》的故事中,三兄弟先后进入了梦乡。

第三日一早,太子又特地让人将大圣摆了出来,听堂姐妹们的惊呼。

这些亲王郡王府上的格格们,已经听自家兄弟说太子生辰的事儿,说了两天了,孙大圣的面人也被描述过无数次,今日终于得以入宫来,还是一下子就被孙大圣的面人给惊到了。

甚至有些孩子,还未听过孙悟空的故事的,也不由得深深地被大圣的面人迷住,真是一只威风又贵气的猴子。

而且,储秀宫还有《西游记》的傀儡戏,一演便是一整天,一整天下来,才堪堪将西游记的故事都演完。

看到许多女孩子,对游戏并不十分有兴趣,而是直接去了戏台子跟前,坐下以后安安静静地看《西游记》的傀儡戏,阿荣跟南音感叹道:“这小格格们,就是要比小阿哥们文静许多。”

南音观察了一会儿后,语气中不由得带出一丝怜悯道:“并不是她们生性便要安静些,而是因着家里对她们,与对小阿哥们的方式不一样。”

小阿哥们大多都听过孙大圣的故事,因为他们信息来源多,他们可以跟着长辈出去逛街,去戏院里听戏,去茶楼听说书,街边的书店里也能买到《西游记》系列故事的连环画。

小格格们不太一样,自打生下来,就被养在后院里,学规矩学听话,循规蹈矩,虽然吃喝穿用上不用怎么愁,但她们确实是被困在那样一方小小的天地里的。

就像是和馨她们几个之前的状态一样,除了能偶尔去女性长辈跟前请安露脸,其他的时候没什么机会离开后宅的,更别提接触到各种信息源了。

所以,过年时,她们会被和馨讲的《小马过河》、《乌鸦喝水》这样的故事深深吸引住,这次又被《西游记》的傀儡戏给吸引住了。这些对她们来说,都是日常难得接触到的、有意思的事。

阿荣想了想后,道:“格格说的有理。”

和馨、静宜和赛宝三姐妹,也十分高兴再次见到堂姐妹们,非常热情地招呼着大家,吩咐宫女太监们,给大家上茶水上各种好吃的点心。

和馨悄悄和南音说:“堂姐妹们,比小阿哥们胆子小,吃食若是离得远一些了,都不怎么好意思去取的,所以我特地吩咐人,将那些好吃的东西放的近一些了,她们就会尝一尝了。”

南音赞叹和馨的细心和体贴,摸了摸她的头道:“格格真是体谅人。”

和馨现在被夸后,不会像之前那么羞赧了,反而解释道:“因为我之前与她们一样,所以很明白她们的心情。”

“推己及人,是一个很好的品质。”南音继续赞道,“那边静宜格格好像在寻你,快去吧。”

和馨和南音道别后,去找静宜了。

南音这边刚松爽下来,喝了两口茶,就听到外头有一阵喧闹。

南音有些惊疑,问阿荣:“我好像听到太子的声音了,你有没有听到?”

推荐阅读:

玄幻:原来我是绝世高人 进化从小精灵开始 末世僵尸:新时代的神明 我有满山的红伞伞 从军行的意思 刚刚权倾朝野,就被女帝模拟人生轮回见 叶黎 寒门枭士金锋关晓柔 李末燕紫霞 六零独苗苗抱团取暖 四合院:从认一大妈当干妈开始 斗罗:我魔神皇枫秀重生斗罗大陆 莽荒纪:心之掌控者 长生从万年龙血古树开始 为退婚,我把冰山总裁祸害哭了 病娇影帝太撩人 基因雕刻师 唐绾绾顾靖川 潇洒小书生江枫王怜薇 穿到王爷心中当大王夭二 再回1992 苏小凡墨子萱 不想做明星的老板不是好厨师! 绝代妖魔 唯愿从没爱过你 皇族全员读我心后,要把男主噶了栖喵 风流小傻医 苏离苏离离 宜室宜婚 开局中奖八个亿 开局:师尊瘫痪!冲师逆徒相救!加班打螺丝 都市风云乔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