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梦里

《宣武大帝》唱完, 互动环节结束之后,风火乐队继续演奏着下一首歌,孔珂也终于没有再继续相关的话题了。

而坐在楚深和附近的几个女生也似乎是讨论够了, 心满意足地继续享受着演唱会。

可以看出她们都是孔珂的真爱粉了, 每首歌几乎都能跟着唱完全程。

舞台上是孔珂如松如柏的气质、清冷质感的歌喉。

全场响彻着立体的音响、悦耳的乐章。

所有粉丝听众每到高/潮部分, 或是孔珂专门留给听众唱的部分,齐声合唱、氛围热烈。

楚深和便听见周围那几个女生几乎每隔一首歌就要感叹一次:“孔珂唱歌可真稳啊,我去过好几个歌手的演唱会了, 你们知道吗?有些歌手的录音棚音乐那个动听,但现场叫那个灾难, 我本来以为乐队会更灾难的。”

“结果没想到这么好, 是吧?哈哈哈, 真的, 我见过几个出了名的现场唱功非常稳的歌手,确实不错。但我觉得风火的现场也绝对属于TOP级别的, 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孔珂长得那么帅有美颜buff,我觉得他甚至现场唱得比录音棚版本更好听!”

“是的,回去后我的repo要给孔神大夸特夸!”www.decao.top 听风小说网

“对!我觉得我被工作摧残了一周的疲惫、麻木都要被治愈了,呜呜, 我要是每天都能看上一场这样的演唱会, 我都不敢想象我会是一个多么活泼开朗的小女孩。”

“噗,我要被你笑死,每天一场,孔珂的嗓子要冒烟了。”

……

总而言之, 大概可以说这是一场,非常高水平、高质量、完全带给人听觉享受、并为现场气氛而肾上腺素都沸腾飙升的演唱会。

楚深和在熬过几次“社死”,再继续听下去的时候, 已经恢复了表情管理。

反正这偌大的现场,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他。

谁也不知道《宣武大帝》会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

也没人会联系到他身上。

那就当这唱的不是他吧。

只除了……

他扭头朝身边的晏之遥叮嘱:“回去后,你不会再听那首歌了对吧?”

“嗯?”晏之遥反应过来,眼神微动了一下,视线不着痕迹地顿在身边青年耳根又蔓延上的绯红。

他喉头滚动了一下,“哪首?”

那股羞耻又蔓延上来了,楚深和眼神微微眯起,“你知道我说的是哪首。”

以晏之遥的七窍玲珑,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个故作平静但含着笑意的眼神,是想看他笑话!

晏之遥不再逗弄,缓声应道:“回去不听。”

楚深和这才微微放下心,这首歌就这么过去吧,留在这个演唱会现场就好。

陌生的人听了也就罢了,还好以他的了解,他的臣子们,比如户部尚书、暗卫首领,都不是一个会自己去听歌的人。

晏之遥眼里浮起几分笑意,在这个人声喧闹的演唱会,他身上的寒意似乎也消融了几分。

他将方才亮起的手机递过去给楚深和:“我刚刚让人查了查孔珂的信息,你要看吗?”

楚深和有些惊住了,这才多久,就将人信息查出来了?

因为上次白一在现代的身份就是晏之遥初次见面递给他的,他有些好奇了:“晏之遥,你现在的产业都涉及了哪些方面啊?怎么查人消息这么方便,不犯法吗?”

最后一句他的声音刻意放轻了,以防别人听到。

这是一句玩笑话,但在现代社会又是一句善意的提醒。

晏之遥顿了下:“我名下有一家平时做侦探业务的事务所,还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存储了比较多的数据信息。”

“私自调取他人信息,是违规操作。”他补充道,“只有我有权限。”

“只调取了几次。”

严格来说,是三次。

第一次是白一,这次是孔珂。

还有一次,是楚深和。

当然,具体的名单他没有说。

而楚深和听到这个回答,有些愣住了。

“谢谢。”

“白一和孔珂应该不会追究你的责任的。”他笑眯眯地说。

因为恐怕他们自己比谁都更想弄清楚自己的情况。

他也不再执着于这个“违规”操作了,低头去看资料,想知道翰林供奉是怎样的因缘际遇,如此适应歌手这个身份。

但是因为两人方才说了几句话,本来亮着的手机屏幕又黑了。

“晏之遥,需要你解锁。”

楚深和看见屏幕上显示人脸识别失败的提示,将手机递还了回去。

“或者你把资料发给我?”

晏之遥没有说话,他接过手机后,屏幕识别到人脸便自动亮起了。

他在手机屏幕上操作了一番,突然唤了一声:“深和。”

“嗯?”楚深和下意识转头看他,便看到一片亮起的屏幕,中间有个圆框,正照着他的脸。

然后,手机反应很快,就一秒,屏幕上就显示了“面部识别已就绪,可用于面部解锁手机。”

晏之遥再次递过手机,声音淡淡地说:“现在你可以自己解锁了。”

楚深和有些愣怔地接过手机,屏幕识别到他的脸,已经自动进入了主页面。

他觉得心里涌上股古怪:“为什么要输入我的人脸?”

“手机是很重要的,有很多隐私,还有钱财……”

晏之遥的面色并没什么变化,只是神态专注地看着他,平时偶尔显露出来的漫不经心的恹色在此时似乎不见踪迹了。

他轻声解释:“深和,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手机可以输入两个人脸。”

“如果有天我出事了,你还能帮我解锁。”

这话听着就有些心酸了。

也让人心软。

楚深和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机身,想说你还有一个弟弟。

但他想到晏之遥和他一样自异世而来,无论怎样,心中的秘密也不可能向除了大宣而来的其他人吐露。

然而大宣来的其他人,也没有与晏之遥关系亲近的。

他仍觉得有点古怪的情绪,但没再反驳。

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中的手机上,专心看起了孔珂的资料。

时间很短,这份资料也并不是事无巨细的。

只是简单列了孔珂在现代的身份、众所周知的生平事迹,以及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

孔珂的原身,和前面周围那几个女生说得差不多。

值得一提的是,原身是从国内top2学校毕业,然后中途跑去玩了音乐。

和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大学时就成立了“风火”乐队,几年下来,小有声名,也积累了一批粉丝。

事业的转机是在一个半月以前。

“孔珂”在一次音乐节上发生了事故,从舞台上不慎跌落。

大众所不知道的,前面周围几个女生也没提到的。

但在这份资料上清晰地显示着:

事故之后,孔珂失忆了……

看到这个“熟悉”的词语,楚深和嘴角抽动了一下。

他现在在楚怀毅面前的形象就是“失忆了”,忘却前尘,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只不过,他是假“失忆”。

但与他不同的是,孔珂的失忆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是“事实”上的失忆。

病案上写着,孔珂在医院醒来时,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忘了。

他现在也没记起来自己在现代以前作为“孔珂”时的记忆,但是出院后因为有队友陪在身边,因为身体的本能还在,对“歌手”的本行职业、技能熟悉得无比之快。

本来风火乐队因为主唱失忆了,怎么也该停止一段时间的活动。

谁知孔珂再次醒来后,记忆丢失了,但专业技巧迅速熟练后,在原创、作词作曲上还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

因此,尽管孔珂醒来后,脾性和以往并不完全相同,风火乐队的其他成员也都没有放在心上,只当是失忆后的正常现象。

甚至,是因祸得福。

孔珂和他们所有人不一样,在“失忆”之后来到了现代,以一个全无所知的形象,快速融入,在“原身”的人生轨迹上走了下去。

有了关系和睦的队友,有了自己辉煌的事业,有了全新的人生。

似乎,对以前在大宣的一切并不依赖。

那,来找他这个“陛下”其实也是没有必要的了。

那首《宣武大帝》似乎是被孔珂真的当成了为梦里的人物而做的了。

晏之遥递给他的这份资料中记录着,孔珂原本是完全没有记忆的,但在真的“失忆”之后,连续几个晚上一直梦到“古代”。

他和医生说,梦到自己成为了一个古代的人,过完了一生。

梦境非常真实。

楚深和想起自己当初在医院醒来时,那个精神科的医生说,脑震荡后的短暂失忆,一般持续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就会慢慢恢复正常。

看样子,孔珂就是慢慢地记起了记忆。

但因缘际会,不巧。

他醒来的第一眼就是在现代。

他是在接受了自己以前的身份、了解了自己以前的事迹,彻底以为自己是一个现代人的情况下。

以做梦的方式,记起了自己真正的过往。

他便真的以为那是一场梦,尽管那般真实。

医生自然更不会想到穿越这样的事,他只能和孔珂说,那就是一场梦。

然后,就是众所周知的,孔珂非常“喜爱”梦里的那个陛下,居然把梦里的两千多字讣告给背下来了,而且还改编成了歌。

就,非常巧合、不可思议的际遇。

楚深和没有想到来到现代的大臣还会有这样的情况。

他抬眼看向此时在舞台中央似乎完全沉浸在音乐中,嘴角都勾着浅淡的笑意,耀眼到好像光芒万丈的翰林供奉。

清润的眉眼微微弯起,“挺好的。”

他将手机还给晏之遥:“孔珂这样挺好的。”

真的把上一世当成了一场事实与己无关的梦,便再不会受牵扰,能过好属于自己的新的完整而自由的一生。

晏之遥对这位翰林供奉好不好并不关心。

他状似不经意地观察着楚深和的反应,“需要我安排一下,等会儿和孔珂见一面吗?”

楚深和沉默了许久,直到台上的孔珂将正在唱的这首歌唱完,才回道:“不用了。”

“这是倒数第一首歌了吧,还有最后一首,我们听完就走了吧。”

晏之遥犹豫了一下,伸出手在身边人的胳膊轻轻拍了一下。

“怎么了?”楚深和转头问他。

“晏之遥,你不会觉得我在难过吧?”

青年的眉眼弯弯,隐于暗处的五官被一扫而过的灯光照亮,印出他清亮的眸子:“我是在为孔珂高兴。”

晏之遥顿了顿,“嗯”了一声。

“等会儿我送你回家。”

“我也有一个礼物要送给你。”

???

楚深和有些诧异,“你生日,为什么要给我送礼物?”

“不会是回礼吧?回礼应该要等我生日再送回来。”

晏之遥想着该怎么解释。

楚深和又主动为他解围:“那你要送两次,亏了,我赚了。”

“是什么礼物?”

晏之遥眼神飘向舞台,语气有些听不出的僵硬:“没带过来,放在家里。下次见面我再带给你。”

楚深和便也没放在心上,“好啊。”

他嘴角含了笑意,专心听孔珂的最后一首歌。

晏之遥垂在身侧攥成拳的手指缓缓松开,慢慢吐出了一口气,寒潭似的眸子闪过抹笑意。

下次见面,有了顺理成章的理由。

已经是最后一首歌了,演唱会现场的气氛显而易见变得更为热烈和伤感,几乎是全场大合唱。

最后一首《相聚有时》是近几次风火乐队演唱会的固定ending了。

几乎是在前奏刚响的时候,舞台两边的LED屏幕不再是对着乐队成员了,而是转向了演唱会现场的全体听众。

一眼望去,人头攒动,灯牌闪动成星海,蔚为壮观。

是非常感人、甚至会让人涌起想要让此情此景永驻的愿望。

楚深和和晏之遥因为坐在第一排,两人的脸在大屏幕上都入镜了。

虽然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沉浸在演唱会的氛围中,但还是引起了一小阵的轰动。

无他,男粉少见,颜值亮眼到这个程度的男粉更少见了。

坐在楚深和身边的那几个女生,也是因为坐在最前去屏幕上找自己的脸,看见了两人。

非常明显,两人左右的座位几乎都在朝他们的方向张望。

但并没持续多长时间。

因为现场观众的座席昏暗,并看不清脸,加上是最后一首歌,也只是骚动了一小会儿,等孔珂的声音响起,就都一起投入了合唱。

楚深和看见自己的脸印在大屏幕上惊讶了一瞬,但可能是被现场的气氛感染,觉得这样的体验也不错。

他在来演唱会之前没听过孔珂的歌,并不会唱。

但也学着周围人的模样在手上轻轻摇起了荧光棒。

直到……全场除了点歌环节,几乎没有再和观众互动的孔珂在唱最后一首歌时,似乎来了心情,往两边、台前都开始走动。

他在歌曲间隙,向左边的看台问了一句:“大家今晚开心吗?”

又走向右边的看台,说:“我觉得今晚挺好。”

最后,他走回舞台正中央,只是更往前了几步,举着话筒的手朝众人挥了挥,正好唱到高/潮响起:“我们相逢有时……”

然后,不经意地望向内场前排观众的时候,正好和楚深和对上了视线。

楚深和没想到这么巧。

他抿了抿唇,朝着台上人露出一个清和的笑意,挥了挥手中的荧光棒表示:很棒。

肉眼可见的,孔珂面上的表情在这瞬间几近僵滞。

高/潮的歌词唱了一半停了下来……

演唱会现场的听众并未察觉什么不对劲,只以为是孔珂将歌词交给了大家齐唱。

这并不奇怪,许多歌手开演唱会时都会这样做,甚至有些歌手还会特意将听众分成左边/右边、男生/女生之类的分part合作唱歌。

尤其这是最后一首歌,本就是约定俗成的大合唱。

只有孔珂自己知道。

不,他不知道。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脑子完全是一片空白。

为什么,他再次见到了梦中人的脸?

这个来看他演唱会、坐在第一排的青年,为什么会和他梦里的“陛下”长得一模一样?

梦里的人活生生地出现在了现实生活中?

推荐阅读:

四合院,正阳门下的自在生活软朝香烟 万界入侵:我用植物守国土林浩 老祖宗护法,我在异变时代当强者 错嫁沉欢陆芷沅贺祁渊 高武时代:我能预支未来修为魔偶天下第一 废物豪婿韩三千 九州第一男友[穿书] 重生毒妃一笑,凶猛残王折了腰 这家业谁爱继承谁继承 老顽童的儿子有多难 德运少班主?老子不干了! 让你暂管公会,你竟成妖精帝国? 从四合院开始诸天:开局掌天瓶 制霸超级碗 至暗王朝 我家竹马又又又吃醋了 反派女主读我心后,剧情崩了 聂埙聂天宣黑白土豆 斗罗:杀神归来,开局震惊比比东 左青龙涂梦梦灶心土 偏执霸总的罪妻 鲁滨逊漂流记* 花无语 网游之羽化 我真不是邪神啊 神奇蜘蛛格温:薛定谔的二重奏 我在仙界有个爹苷果茶茶 国运系统已激活 今天我爱罗答应你了吗 周渊系统儿憨乎 被扔狼窝!崽崽手握空间度灾年沈宁宁墨凌危 东风导弹车都开,你管这叫代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