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0 心情不好的原因。

时芷答应了。

没有明说, 她只问过一个问题,“是吃午饭还是晚饭”。

傅西泠几乎是瞬间就反应过来,知道时芷这是同意和他家人吃饭的意思。

他拿了手机, 拨号, 不忘问时芷:“你哪个时间更方便?”

“都一样。”

“那我问问他们。”

时芷吃了几个生煎, 又洗过澡。

吹头发之前,在浴室柜子里翻出吹风机风嘴,扁扁的那个。

平时她性子急, 吹头发只求快,仗着自己发质顺滑, 从来不安风嘴的。这次安了, 对着镜子慢慢吹, 想把新剪的锁骨发吹得乖些。

吹过头发, 时芷找出化妆品,对着镜子化淡妆。

然后是换衣服, 也站在衣帽间挑半天。

以前和傅西泠出门,无论去见谁、和谁吃饭,时芷都是随便抓一套衣服,换了就走。

和唐文庭第一次喝咖啡, 她也是普通长袖T恤和牛仔裤。

今天有点犯难, 视线越过几条牛仔裤,往连衣裙上落。

有一条浅色系的,是在国外工作时,Man送给她的礼物。

时芷做这些时, 傅西泠也不玩iPad了,就靠在沙发里安安静静地看着手机、看她。

他还是那套衣服,黑色短袖T恤, 宽松的黑色工装裤,没打算换。

看手机时间短,多数时间只是拿着,在手里转着玩,他目光始终盯着她。

看她终于选好一条浅色连衣裙,穿着浴袍站在落地镜前,拿裙子往身上比划。

他垂头,闷声笑。

时芷在镜子里看见,有些疑惑:“你干什么,中彩票了?”

傅西泠还是笑着的,挺嚣张地反问:“中彩票才几个钱,值得我高兴?”

有钱人。

有病的有钱人。

时芷不能理解傅西泠的好心情。

因为她不知道,他之前也羡慕过她对沈嘉那种事事琢磨的小心思。

虽然她当时并不算特别真心。

时芷把连衣裙穿上,很自然地招招手,等傅西泠过来帮他拉背后的拉链。

她顺口问了两个问题:“你家人也能吃辣么?为什么选川渝菜馆?”

傅西泠走过来,撩开她颈后的头发,把拉链提上来,只答一个:“能吃。”

说完他就扶着她的肩,把她推到落地镜上。

连衣裙布料轻薄透气,挨在镜面上一片冰凉,他压着她和她接吻。

傅西泠吻花了时芷的口红。

被时芷追着用沙发靠垫砸好几下,傅西泠被砸也开心,笑着转身,把人拦住,说要不然他亲自帮她补妆。

时芷抱臂:“怎么,和女性朋友们练过这种?”

傅西泠说:“那倒没有,万一有天赋呢。”

鬼才信他的天赋。

出发前,时芷问傅西泠,最初和他家里人提起她这个人时,是怎么说的,也问他给她立过什么人设。

傅西泠想了想,说也没什么。他其实只负责发照片,其他的都是他们自己脑补的。

“我家群里,主要话题发起者是女性长辈,没我插话的份。”

时芷觉得难办:“发过什么照片......”

傅西泠把iPad递给时芷,让她自己看,过去他发群里的照片,iPad里都有备份。

然后,时芷看到了留学前的自己。

有垂着头开红酒的,有把手搭在眉骨对着电脑赶论文的,有和服务生一起专心研究菜单的,也有抱着红色玫瑰花束的......

她没怀疑过傅西泠存照片的动机。

只觉得那些照片作用和屏保一样,是某段时间用来挡桃花的护身符。

“担心他们不喜欢你?”

“怕你谎话说太多,穿帮。”

傅西泠家的长辈,到底还是选了家川渝菜系的酒楼。

包间在楼上。

时芷跟着傅西泠上去,被他拉着手腕挨个介绍他的家人。

粗略环视,傅西沣没在,看来还在禁足反省,连家宴都不让参加。

感觉很奇妙。

很多人时芷虽然没见过,却也并不感到陌生。

她知道那个和傅西泠眉眼相似,趁人不备笑呵呵地往白水杯里偷偷倒酒的,是患高血压、被医生以及全家人禁酒的傅西泠的爸爸;

知道穿搭素雅,看上去脾气有些硬的女生,是送过傅西泠混凝土风格小边几的表姐;

知道戴着订婚戒指,神情温婉,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是昨晚才说过的,婚期在今年的堂姐;

知道做了漂亮碎钻美甲、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是定期给傅西泠订购苏打水,会“九阴白骨爪”的一姨;

坐在一姨旁边,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是一姨夫;

知道没戴婚戒,却带着笔记本电脑,孑然一身的男人是傅西泠的小叔;

而和小叔讨论风险问题,气质和周朗相似的,戴眼镜的男人,是傅西泠的姑父。

记起来并不困难,甚至不用解释就能对得上,因为时芷早就或多或少听说过这些人。

而傅西泠的家人也像认识她很久。

他们和她聊她熟悉的话题,聊旧街改造项目,聊她留学的那座城市的气候,聊MBA,也聊她在兴荣集团的工作.....

小叔和她的上司付倩比较熟:“你们那边,听说最近隔壁省的分公司,有个新项目挺不错。”

时芷举着的水杯短暂地停顿过,只应了句“有听说过”。

大伯更是把时芷当女儿般照顾。

阳光落在他的白发上,他没有病气时,显得更和蔼可亲,把那些酒楼里有名的菜优先转到时芷面前。

“时芷,你快先尝尝,西泠说你喜欢吃辣,你尝尝看这家做得是否地道。”

时芷在自己家里的长辈面前,从来没这么香饽饽过。

哪怕时梅在世时,吃饭也只有两种情况:

林孝平活着,好吃的东西要留给林孝平,不然母女两个都会挨打。

林孝平死后,寄人篱下,好吃的都得让房屋主人一家先动筷子,时芷不能表现出太多的喜好,否则会被说没家教。

某个瞬间,时芷有些恍惚。

她今天真的不需要顾虑些什么?

傅西泠就没任何顾虑,拿着公筷,在这种时候他超听长辈话,长辈让夹什么就夹什么,夹完都往时芷餐碟里放。

反正转过来的菜,大多是他早就和家人报备过的那些。

时芷爱吃这个、时芷爱吃那个,早在他们还没出门前,时芷吹头发换衣服时候,他已经在群里都说过了。

甚至更早。

半年前,傅西泠还在过年期间举着手机问过他老妈:“妈,这种无骨猪蹄你能做出来么?是我在国外吃到的川菜馆,我女朋友挺喜欢。”

时芷还不知道,她身边坐的这位看起来话不多的少爷,在家完全就是个炫女朋友狂魔。

他们是床搭子关系那会儿,他就整天把“我女朋友”挂嘴边,长辈们想不记住她的喜好都难。

连苏打水品牌忠实客户,都吩咐挨时芷近的傅西泠表姐:“别给时芷倒苏打水,倒果茶吧。”

一姨还教时芷:“小姑娘,姨妈告诉你哦。这钱呢,就不能放在男人手里。他们生意上那些资金链够他们琢磨的了,工资还是老婆管最好。”

姑姑也在开玩笑:“对嘛,你看你们小叔,就是因为没讨到老婆,没人给管钱,只能见天地请理财经理吃饭。”

小叔举了举酒杯:“姐,饶了我吧,前阵子西敏订婚时就拿我打趣。现在西泠带女友回来,又说我是吧?我是时髦,这叫不婚主义。”

其实时芷知道小叔的事,傅西泠什么都和她说。

有一次傅西泠去国外看她,临时起意订了出去玩的计划,把她带到风景很好的小镇,住民宿。

他在室外生火烧烤,手艺居然不错。她随口夸夸他的烤蘑菇,他就说是他小叔教的。

以此为话题开端,傅西泠和时芷讲起他小叔的事情。

傅西泠说过,他小叔年轻时有个感情特别好的女朋友,已经订过婚的,后来因病过世。

小叔背着行囊环游世界,两年后回家,一头扎进生意里,没再谈过。

过去的事情绝口不提,只是在投资方面,会更看重医疗相关。

那天夜色很美,星星铺满天幕。

傅西泠把烤好的肉串递过来,说他觉得他小叔的情种劲,还挺牛的。

当时时芷接过肉串,用眼睛斜他,“你和你小叔可不一样”。

餐桌上没有人起哄催婚,也没有人太多过问时芷和傅西泠的感情进展。

他们像是把时芷当成傅西泠带回来的新家人一样对待,处处关怀,处处体贴。

临走时,大伯还叮嘱时芷,让她有空去家里,说家里有很多好茶叶。

傅西泠在旁边乐:“时芷工作忙,有点时间还不得陪我?”

大伯母捅捅傅西泠手臂:“你还不知道你大伯安的是什么心?你大伯最喜欢女孩,当初生你堂哥时,他就觉得遗憾......”

提到傅西沣,大伯脸色变了,“哼”一声:“我要是有时芷这样的女儿,做梦都要笑醒。不像那个臭小子,当初送他去国外读书,三个月都没坚持到就给我跑回来......”

家人们都怕大伯又动气,劝着让司机先把大伯送回家去。

酒楼隔壁包间的食客也用过餐出来,两方人加起来好几十位,走在过廊里,有些嘈杂。

时芷趁乱拉了傅西泠的衣襟,悄悄问:“傅西沣留学没坚持下去?”

傅西泠好像很喜欢在人群里和时芷说悄悄话,顺着她的力道躬身:“嫌国外饭菜没家里厨子做得好。”

时芷摇摇头。

她大概能理解大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了。

下楼送走大伯后,傅西泠的妈妈留人:“时芷,时间还早,下午去家里坐坐吧。”

说完对她眨眼微笑,一副有秘密的样子。

时芷答应下来。

转头去看,傅西泠正被他小叔拉着。

六月下午的阳光明晃晃,小叔叮嘱他,一定要好好对女朋友。

他点头,笑着说:“好。”

和傅西泠的家人相处很舒服。

但时芷认为,这是他们骨子里的良好教养。也认为,傅西泠换个女朋友带回来,他们也会如此贴心。

傅西泠家住别墅,面积大。

上次来是夜里,又押着个吱哇乱叫的傅西沣,时芷都没好好看过他家的房子。

下车驻足,被傅西泠留意到,侧歪着头往她这边低靠过来,压低声音:“喜欢别墅?”

“多少钱?”

“这房子买得早,我小时候就有,现在涨了。”

听他这意思,应该是非常贵了。

时芷自己银行卡里趴着的那点存款,不足够奢望这种房型,也就没兴趣再问,跟着长辈们进门。

下午茶时间。

傅西泠的妈妈去看家里阿姨烤的红茶曲奇有没有到时间,男士在客厅聊他们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大伯母单独找到时芷——

“刚刚你们伯父在,不好直接说。时芷,我一直想和你说声谢谢,因为西沣,也是因为西泠。”

“凡诚后来去医院和我讲过,多亏有你。生意场是吃人的地方,如果不是你们在,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事......”

大伯母说,傅西沣现在家里每天抄书,抄的都是大学那些必修课本。

“他那些所谓的朋友,知道他的银行卡都被停了之后,居然怂恿他去不正规渠道借钱。”

“西沣是冲动,但他也明白了,那些人有自己的目的,不是为他好......”

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时芷不会觉得自己和他家人吃过一顿和和气气的饭,就有资格置喙这些,只是静静听着。

大伯母只说几句,话题换到傅西泠身上。

两年前的夏天,有天晚上傅西泠突然跑到他伯父家里去。

大伯母说,你也知道,西泠这孩子并不贪酒。家宴或者应酬上喝几杯,多数都是帮长辈挡的,在外面的饭局他都很节制的。

但那天晚上,傅西泠是带着些酒气去的。

傅西泠从小就很傲。

他记忆力本来就很好,遇事又特别有钻劲,只要开始就必须做好。这种性格成功很容易,所以长这么大几乎没受过打击。

放古代,大概会是那种战功赫赫,出手从无败绩的少年将军。

大伯第一次见侄子沉默寡言,挺心疼,拿出最好的茶叶给傅西泠泡。

傅西泠就坐在茶桌前默然喝着。

“问他怎么了,他也不愿意说。”

傅西泠爸妈那几天恰巧不在,去外地参加朋友家孩子的婚礼。

那天傅西泠特别失落,在大伯家待到大半夜,最后在大伯家住下。

他不肯住傅西沣的房间,也不愿意麻烦阿姨收拾客房,就睡沙发。

家里是中央空调,温度低。

夜里大伯母不放心,提着夜灯下楼,想看看傅西泠有没有盖好被子。

大伯母笑了笑,眼角露出细细的纹:“我也是老了,总觉得他们还是孩子,瞎操心。”

结果沙发上没人,空调被团在角落。

傅西泠仍然坐在落地窗边的茶桌旁,静静看着手机。

察觉到光线,他才抬头,眼眶有些红:“她落地了。”

大伯母说:“也是后来啊,我才听说你出国留学的事情。我想,那天可能是你出国的日子。”

之前丢项目那么大的事,都没能让傅西泠的情绪隔夜,可见他抗压方面非常厉害。

前面听大伯母说傅西泠情绪低落,时芷还在猜原因。

现在听到这里,她是真真实实地愣了一下。

是因为她出国?

怎么可能......

“我第一次见西泠对哪个女孩子这么上心的,以前我们想撮合他和其他晚辈,他都是躲人家躲得要命......”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时芷坐回茶桌上,脑海里仍然是大伯母说的那些话。

临走前,她才勉强回神,找到傅西泠的妈妈。

她还没开口,傅西泠的妈妈已经摇了摇头,轻轻拉着她的手:“阿姨明白。”

回去路上,傅西泠对时芷的走神略有察觉,询问她,怎么样,是不是有哪点特别看不惯的,可以说说。

时芷摇头。

她只觉得他的家庭温馨、热闹、充满善意。

在饭店门口那会儿,大伯走前,虽然对傅西沣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多有抱怨。

但在姑姑追上来,说单点了辣子鸡和啤酒兔等菜肴打包,让给傅西沣带回去吃。

大伯说着“他配吃什么吃”,也还是拿上了。

“在你们家,打碎碗会被骂么?”

“为什么被骂,碎东西不是岁岁平安的意思?”

“是么。”

时芷想起一姨教的管钱说法,问傅西泠:“那你家里那些夫妻相处模式,你都认可?真像你一姨说的,把所有钱都给我管着,你也愿意?”

“为什么不愿意?”

“小叔不是说,一姨夫买东西要提前申请的,手头很不宽裕么......”

傅西泠就笑:“你看一姨夫在人前装可怜,其实他都快幸福死了。”

某年过节,一姨在厨房煮饺子,不知道怎么把美甲上贴的那种银链条弄断了,一声惊呼。

一姨夫本来和傅西泠的爸爸在下围棋的,听见呼声,以为一姨是被水烫到了,往厨房飞奔。

拖鞋都跑飞出去了,还吓得脸色煞白。

“还有一次他们两个置气,一姨没问他拿当月的工资,一姨夫出来喝酒都快哭了。”

讲完这些事,傅西泠突然换了个角度,眯着眼睛重新切入问题:“想管我钱?想嫁我?”

时芷把手里刚剥开的薄荷圈糖打过去:“......想得美。”

在万冉生活的那座南方城市的候机厅里,时芷曾有过一些迷茫。

那时候她很犹豫。

她不知道感情的羁绊究竟能带来什么,也不知道承认喜欢,是否就会意味着给了对方伤害自己的权力。

这些问题在今天找到答案。

如果在像傅西泠家这种的温馨环境下成长,她应该会更愿意相信,感情的羁绊是能够带来正能量的。

傅西泠的手机在响,一声接一声。他趁红绿灯的时间看了两眼,放出声音。

说曹操,曹操到。

发来语音的是一姨,语气特别严肃:“西泠啊你说你,第一次带着时芷回来,你怎么穿得乌漆麻黑的?我连头发都是去外面做了造型的,你下次注意点啊,人家那么漂亮呢,你坐在旁边简直没眼看......”

傅西泠举着手机,气笑了,扭头看时芷:“什么没眼看,我还能不帅?”

其实是帅的。

穿一身黑尤其帅,可能长辈理解不了。

可他歪着头诧异地撇嘴表达疑惑时,嘴角那点笑就很邪气,很蛊。

看他按着语音,憋屈地给长辈回复:“我下次穿西装全套。”

时芷忍住笑意,偏开头,去看车窗外。

她一直以为,傅西泠和自己的动心时间差不多。

但他大伯母说的那些话......

明明傅西泠送她去机场都没有过太多情绪,会不会是误会了?

其实那阵子的事情,时芷自己也记不清。

她初到国外新环境时,确实是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了,老实说,有那么几天,对傅西泠这个人印象都很淡......

回到傅西泠家,门口有两个人正在按门铃。

他问是什么事。

那两个人指指身旁巨大的纸箱,说是过来送绿植的。何凡诚先生订购的,傅先生或者时女士谁签收都可以。

傅西泠拿圆珠笔签了名字。

绿植搬进屋里,电话打给何凡诚,手机里传来何凡诚八卦的笑声:“傅啊,收到啦?”

“新接了绿植生意?”

“什么生意,庸俗。我是听说今儿时芷和你家里人吃饭,才送的。”

“送棵树?”

“什么树,放尊重点啊。那玩意儿叫百合竹,百合,懂吗?”

推荐阅读:

肝出个最强玩家 来不及思量 万界大强盗 问源之道 天命第一毒士 年代娇娇下乡后被糙汉厂长追着宠 隐婚后,顶流夫妇假戏真做 死神之绝对掌控 万界最强共享系统 虚拟梦幻 重活之肆意人生 天骄非凡天下南岳1 文娱之科研男神 绝世豪门 我不是隐身侠 虐杀 变身女相师 血天大陆 万载老乌龟 蛟龙传 土佐之梦 郞应知情,妾当识意 极品嚣张狂少 网游之逆天戒指 重生97 战玄霄 别独行,小疯狗 我不可能是移动天灾 御九天 战神录 星际宇宙之孤独文明 都市之飞升三百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